置顶嘟文
🎃 转嘟

看到友友发了钱学森转的问题,我想起大学上国史时老师的态度,她说三年大跃进本来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但是我党为了“推行跃进”找了很多“有名望”的科学家出来背书,其中就有钱学森,而且他本人十分积极。大家都知道“亩产过千斤”,这个事是谁吹捧出来的呢?钱学森。他用专业知识论证“亩产过千斤”的正确性、真实性,让大跃进越搞越有劲。最后饿死许多人。“他必须担起这份责任!”这是我们老师的原话。
后来做小组展示的时候,我们班的一个小组选择了“建国后知识分子研究”,研究他年谱、自传的同学说“他在那种情况下也是身不由己,我们要学会体谅与理解”,被我们老师狠狠批评,那是她第一次批评人那么严重:
“错误不是用身不由己就可以推卸掉的,何况是饿死这么多人。他自己都没觉得良心不安,轮不到你们给他翻案。”“错了就是错了,害死人就是害死人,没什么好说的!”
老师还说了什么,如今记不太得了。但我知道:错误不能磨灭、弥补或修改。“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托词,而我们也必须对这些所谓“伟人”祛魅——没必要搞些遮羞布,谁都不是干净的人。我对许多“缓则”、“粉红”朋友的态度也大多如此,信仰与政见不能区分敌我,什么都不能。认清这一点,我们才能更好的活着,也能坦然面对错误,勿要再犯。

我好想杀了我爸
这个念头让我浑身发冷
因为这意味着,我越来越像他了

呃呃,想吃北京烤鸭想了一天了,走到菜市场,结果我妈眼疾手快,直接在一家【手撕烤鸭】火速付款。
关键是这家我妈以前就当成北京烤鸭买错过,他家的烤鸭又油又腻又柴,鸭都后悔这么死了。
我妈提议再买一份,可是买错的这一份要30呃呃呃呃呃呃呃,我完全不能忍受自己浪费钱和食物.............so........没买北京烤鸭
好难吃,比记忆中还要难吃,我好想责怪我妈,我好想发火,可是我妈也不是故意的……我委屈到要吐出来了………………………………………………我想了一天北京烤鸭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建议:要不我去死吧 :acnh:
可见我只是个脆弱虚伪且没救了的废物

求求,有没有人可以让我上岛卖菜的,我只希望追回98一颗的本钱QwQ#动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要去接朋友出考场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

🎃 转嘟

真的和青春变形记结构一模一样但视角对立,所以也可以说,我从任何一方的视角都能看到另一方有多可爱(turning red一直在狂叫妈咪好可爱救命和我结婚)
就连“i‘’m your mother”这句台词都一模一样而且可以被一眼看穿超好笑的!导演们,你们拍东亚家庭的野心还可以再大一些,还不够痛苦还不够纠结还不够让人想自我毁灭,就这?幸存者们都会觉得是再看童话

显示全部对话
🎃 转嘟

大家还记得当时跟乌衣一起去的还有一个女孩吗?她们一起被抓,分开审讯。回来以后乌衣在微博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而那个女孩则闭口不提。之后两个人的遭遇天差地别。乌衣消失不见,那个女孩过上正常的生活。
我没有要criticize另一个女孩的意思,我只是在思考,她们做的事情的区别在哪里,到底什么对“他们”来说是不可饶恕的。
看起来的区别好像在于是否公开讲述了审讯过程,然而这一点也不如表面上这么简单。比如乌衣在被审讯过程中的一系列表现可以看出她是个不屈的斗士,虽然对她以前的经历不了解,但仅从这个就知道绝非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强大勇敢的程度,她有着不屈的意志。似乎这个“不屈的意志”触碰了那些人的逆鳞,非要给折断了不可。
乌衣的遭遇其实跟铁链女是相同程度的大问题,甚至是更新的问题,铁链女背后一系列都是社会旧框架余毒导致,是久已发生的不新鲜事,只是今日才揭露。但乌衣,是我们看着它发生的,全国人一起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甚至心怀好意的女孩在2022年没有任何理由地落入无限期的黑暗中,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新时代的社会会发生的事情啊?能够让所有人目睹全过程的一桩冤案,就这样大白天地发生了……真是了不起啊这个国家

🎃 转嘟

今天看到美团管裁员叫“有序收缩”,就想到了之前政府发布会的各种造词。其实,无限造词的这种情况在我看来只是为了掩盖执行者的无能而已,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当然,用宗教的语言崇拜来解释也是同样的意思。

🎃 转嘟

电脑里几百G的盗版电影电视剧都删删,查到了也是要解释的,别给自己找麻烦。

显示全部对话
🎃 转嘟

关于跨境汇款。如果大家怕家里人觉得汇款这个操作麻烦,非常推荐大家拥有一个中国银行的账户并开通手机银行。我这几年都是爸妈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然后我自己用中行app购汇、汇款的。渠道正规方便,也不需要父母做更多的事情,这比多次汇款的手续费损失要重要的多。

app常跳出让我确认一些信息,我一直都直接忽略,也能够正常使用。

需注意的是,app对地区好像是有限制的。我用的是苹果手机,在国区下载的软件都能正常使用,在海外商店下载的软件时不时就不能用。

@runrunrun
#留学

🎃 转嘟

自杀话题 

其实觉得死在飞机上也不错
虽然死的时候很痛但是很快就死掉了,说不定还能昏迷着死去,死了还不会有全尸,怎么这么一想还是挺理想的,只不过会带上一批无辜的人
所以有没有【自杀航班】啊,想自杀的一起飞,选个坏飞机一起

我真的想疯.............考国美时的所有细节都历历在目,作品的一笔一画,那时的踌躇满志,落榜的绝望,是不是忘掉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莫名其妙又想起我失败的校考了
想死...........

🎃 转嘟

不是…怎么在学校做爱就变成索多玛了?难道不是因为学校出不去没有办法去宾馆开房吗?大学生做爱有错么?难道是大学生做爱频率过高会导致天罚?我还看见有大学生点赞转发…我觉得可能还是十日谈更准确一点。

🎃 转嘟
🎃 转嘟

我爸是他妈什么傻逼,昨晚喝得像坨狗屎,而今天又在我完全不想搭理他的情况下让我在一分钟理解是三遍什么他妈的叫我喜欢的那家披萨店在他妈的配送范围之外🙃
我真的会想杀人🫥

🎃 转嘟

19.2买到空洞骑士,谁亏了谁赚了我不说🤫

想到两三个月前去做了一次志愿者,我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带着我去她负责的一个社区,安排我负责提醒居民排队时保持距离,大概约等于一个人形复读喇叭。
我腰不好,站了几个小时又累又热,腰疼得一塌糊涂,我就撑着腰行动,时不时还撑着膝盖喘两口气。另一个志愿者大爷看到之后悄悄问我是不是腰不好,听到我的肯定回答后他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说他也一样,站得久了腰疼得慌,我年纪轻轻怎么腰也这样坏了云云。
没一会儿我那位亲戚一把把我拉过去,劈头盖脸地问我为什么撑着腰,这样让居民们看见影响非常不好,也不能停下来弯腰休息,不能给居民们留下我们很疲惫的印象。
“如果你累了,那么我请你去休息!“我上一次听到这样的句式和语气,还是班主任说我再讲话她就请我回家去。
内心莫名很委屈,两三个月过去了依旧如此,依稀记得那天回到家后还偷偷抹了两滴眼泪
(又在废话了这人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