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坐标🇬🇧,讨厌吵闹,宁愿独处的内向人
对内娱过敏,搞内娱的嘟友不要来。老二次元人,但是在象很少刷
废话很多,经常一发就发一堆嘟刷屏
会默认任意嘟友为性别女,如果我觉得你是男的那说明你爹味太重了。爹味拒否!
不要来教我做人,我在想什么我自己说了算
关注请求看心情,简介可以没有但头像和原创嘟文一定要有,新号可能不会通过
不要把我的任何发言发到长毛象以外的任何平台。我自己有号,如果想发我会自己发。
常用tag放在评论里 :pika_shock:

买到好用胸贴助长了我不想洗bra的不良行为

>那个,有个问题。。
双洁指的是哪个双啊?。
是一个人菊瓜全部出完还是两个人各出一菊一瓜。。
。。嘴巴就随便用。。? ​​​
>将攻受的菊瓜四选二排列组合,即可组成多种口味的双洁
>加上手足口,十选二等于五五二十五

爆笑了

用户数量接近承载上限,即日起 utopia.cool 关闭申请注册。

站内用户可以使用邀请链接创建自己的小号/邀请朋友注册。
但不推荐创建无限使用次数无限有效期的邀请链接。滥用资源会被警告。

各位新旧象友,我想问一下,有没有哪一位就读过,正在读,或者尝试过去读加拿大多伦多附近的Sheridan College。有个画画的小朋友想要申请,因此想请教和借鉴一下先行者的经验。谢谢!

物理穷哭了,只能来毛象卖屁股。
👇这样的毛图50一个,有没有朋友来救济一下狗毛的 :bc003:

今天的Bing壁纸,将不愿做工播撒给全人类,成为摸鱼的星星之火。

前天就有同学问我写明天交的作业没,有一题不确定,我说我没写
昨天又有一个来问我,我还是没写但感到紧张
今天我终于开始写了,我也卡住了,然而前两位在国内还没起床所以我问第三个人,她:今晚写,并给我发了一个学不动了.jpg
这是什么 peer pressure chain 吗 :pika_gaze:

草,感觉最近apple pencil掉电掉的飞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放置太久的原因……

在嘟站養一隻貓 路過的人可以摸摸他
轉嘟以獲得更多貓貓

       __
     />  フ
     |  _  _ l
     /` ミ_xノ
     /      |
    /  ヽ   ノ
    │  | | |
 / ̄|   | | |
 | ( ̄ヽ__ヽ_)__)
 \二つ

还想说的是,很多象友也许很想跑路。但是,跑路不能寄希望于跑路解决一切问题。还是要弄清楚自己究竟想和能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培养自己无论在哪里都能把生活和工作安顿好的能力。
我说这个话,是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矛盾。逃避或者忍让并不解决问题,还是要培养沟通、谈判和必要时候干仗的能力。以及,识别跟自己不对付的人的能力,以及选择和构建自己生态圈的能力。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硕士论文是系里根据选题安排的导师。我因为意外开题之后休学了一段时间。原导师推荐了新导师,自己变成二导。但实际上,二导师项目组长,新的主导是二导老公原来的学生。——对,你看,国外有些圈子,也是这样裙带。
然后,我选什么题目,我主导都不同意。搞了一个多月,原来是要我研究她的课题关心的问题。。然后,项目很大,就拖我很久,非要我跟下一届的半工半读的学生一起收数据。再然后,这个同学关于知情同意书什么时候发,没弄清楚。参加研究的人问主导,主导就跟神经病一样写信问我们是不是在读幼儿园?为什么回弄错知情同意书的事情。——这关我什么事,这信为啥主送我。
在国外团队工作,一般发邮件都是主要找谁就谁是主送,其他也也要抄送知道进度。我主导就会绕过二导给我发信,还发信给我让我不要把论文有一部分的草稿给二导看。
我合作者是一个比较娇弱的人,但是也很善良和善感。她就非要每次开会都让对方别紧张别焦虑,然后合作者就开始跟她争辩自己没有紧张焦虑。我每次这个时候都会说,我怕忘了会议内容能录音吗?她们才能入正题。
因为,她骂我们是幼儿园的,我就去系里要换导师。系里的母语系秘认为这是我导和我沟通不好,说指导时间是导师说了算,现在换太晚了没人会接。让我把这当作一个个人成长的机会。——这难道不是我导应该成长吗?!移民背景的系秘就能比较好的共情,但是提出的方案是系里介入,跟导师一起开会。——这个没啥用啊。但是,政客风的系秘建议我直接告诉我导,“你们在上幼儿园?”这话很demotivation,让人没动力,千万不能说rude很粗鲁。说,如果觉得她干扰我和二导联系了,也可以问她为什么。
我确实照做了,先发了邮件问她,为什么不能把草稿发给二导。一般不会立刻回复的主导立刻回复说,对不起发错了。——我真想回“你在上幼儿园?”,但是我没这么粗鲁。然后,见面开会的时候,我当着合作者的面提出,这样的邮件措辞非常demotivating。我导师看出来我准备干仗了,所以脸通红地说不觉得这样说话有什么问题,还说知情同意书牵涉信息安全她要负法律责任,但还是勉强道歉了。实际上,后来我们有数据源不符合知情同意书要求,问她怎么办,她说:interview it anyway。——你的法律责任呢?!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有几个反思。1.遇到有疑惑或者不舒服的事情,直给礼貌地反问和反馈比较好。不然有人蹬鼻子上脸。
2. 在导师等重要团队成员的选择上,一定要自己主动!不要等分配。
3. 上司的选择。跟淘宝评论一样。只要别人没有说出好在哪里的细节,你就要警钟大作了。有一点不对付,就赶紧换,不然沉默成本太大!而且,千万别选笨而努力的上司。——活干不好,还拉你当炮灰。
其实,也不是说到了国外就没有这些恶心人的人和事。只是说,国外一般有一套相对比较成熟的应对这些问题的措施。所以,各位也要多多了解当地和机构内部这些维权的渠道!
谢谢阅读,希望对象友有帮助!

今天用了一下淘宝随便选的一对便宜自粘胸贴,四个小时感觉不错,等用久点可以安利一下(?

被裁员的前北美steam员工在知乎上说:
「steam国区所有,这里的所有就是哪怕你转了港区和阿根廷,或者其他地区,steam China也查得到,也能拿到你的信息,因为太明显,太简单了,只是抓不抓封不封的问题。」

之前在象上说,上海是中国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但要说好,那是好到什么程度呢?喏,已经开始拉大数据抓人了。

维稳力量是真的溢出严重了啊……

@Camus 加拿大有挺不错的艺术设计类College,比如Emily Carr这样的,我朋友读了一年的diploma,去本地科技大厂做设计师了。如果想读Master,可以考虑温哥华的CDM,就业挺好,

RT @LichtSpektrum@twitter.com

小小的Apple Watch键盘背后,是苹果专注坑开发者20年的一场巨大“阴谋”

“你们(开发者)都是些小破车,我们苹果是蒸汽机车,连这条铁路都是我们的,”乔布斯对一位开发者说道。

后来,这位开发者把公司logo直接换成了“小破车”。

mp.weixin.qq.com/s/gWXEMWU2D9I

🐦🔗: twitter.com/LichtSpektrum/stat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