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真的不要强迫自己读一本自己都觉得晦涩难懂的书,晦涩难懂可能有点高了,那就云里雾里吧,已经云里雾里那只能说明两点,1,书可能超出自己当前知识储备,2,这是本垃圾书快跑。还是把读这书难熬的时间去找本更好的书。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这段话太好了我记一下。《巴黎评论》:你认为有什么东西可以拯救人类吗? 

辛格:什么都不能拯救我们。我们可以取得很大进步,但我们会继续经受苦难,永远不会有终结。我们永远会发明新的痛苦的根源。说人会得到拯救的观念,完全是一种宗教性的观念,而且即使是宗教领袖,也没有说我们在今生今世就能够得到拯救。他们相信,灵魂将在另一个世界得到拯救,相信如果我们在这里表现好,我们的灵魂就有希望升入天堂。在这个尘世中建立天堂的思想,不是犹太人的,当然也不是基督徒的,而是一个完全希腊或者异教的思想。如犹太人所说,用猪尾巴,你不可能造出一只丝绒钱包。你不能将人生拿来,然后突然把它变成一种极大的乐趣、海量的享受。我从来不相信这个,当人们谈起一个更好的世界的时候,我一方面承认条件可以改善,我也希望我们能够远离战争,另一方面,还是会有足够多的疾病、足够多的悲剧。对我来说,做一个悲观主义者,就意味着做一个现实主义者。
我觉得,尽管我们有苦难,尽管生活永远不会带来我们想让它带来的天堂,我们还是有值得为之活下去的东西。人类得到的最大礼物就是自由选择。确实,我们对自由选择的使用是有限的。但是,我们拥有的这一点自由选择,是一份如此伟大的礼物,它的潜在价值可以有如此之大,以致于仅仅为了它本身,人生就值得活下去。从一种意义上来说,我是个宿命论者,但我知道,我们迄今为止所达到的这一水准,主要是因为自由意志,而不是像马克思主义者所相信的那样,是因为条件发生了变化。

成功在面站注册了新魂器,这几天先去那边玩了 :0300: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直男三大自信:教做人,救风尘,做拉拉的真命天子。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搞同人这么多年我已经悟出了可以长久维持爱意的方法:恰到好处地饿着。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进行了“衣柜治疗”。

没有科学依据、没有专家认证、作用及副作用都不明。只是对我自己来说可以缓解甚至清除抑郁发作时的症状,因此记录一下以备不时之需,以及为同样患有抑郁症/正在研究抑郁症或其他精神疾病的网友提供参考:

过程:进衣柜-待上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出衣柜

步骤:催眠-发泄-对话。

1. 催眠:感谢视杆细胞!在适应衣柜黑暗的环境前,眼前会出现缓慢移动的黑影,类似噪点/波浪/花纹。专注于它们的运动。在这个过程中大脑会迅速冷却下来。

2. 发泄:或者说是忏悔?先把所有的负面情绪罗列出来,再寻找找每一个情绪产生的原因。【如果你用语言进行发泄,请避免使用归纳性的词语,如:自我厌恶、想死等等。尽可能详细地描述。】

3. 对话:还记得第一步的黑影吗?和它们对话。或者和任何一个已知的人格/过去的自己/幻想朋友/精神体对话(请确保你足够熟悉且信任它们)。讨论每一个造成抑郁的因素的解决方案。在此过程中,解构思维步骤(可以向自己提问: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这么想?这个想法导向了什么?)。逐渐从外在事件(表)走到内在本质(里),进行一个自我解剖。如果在此过程中产生了新的情绪,重复第二步。之后的重点在于解决问题,以及如何应对以后可能面临的情况。不用着急,衣柜里时间的流速异常缓慢,你有充足的时间仔细考虑每一个问题。
.
.
.
在这个过程中我推翻了很多曾认为是“根基”的东西。可以说把许多赖以生存的信念扔在了衣柜黑暗的缝隙里,因此走出衣柜后倍感轻松。(或许是因为外面空气比较好XD)

这是目前我尝试过最有效的自救+自省方案。在黑暗中,大脑里嘈杂的声音终于可以统合成一个。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心跳,感受所处的环境,及来自六个方向的衣柜的投影。

希望早日战胜抑郁。:ikeasama087: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仔细想想,部分象友遇到的出国之后的交流,文化,生活上的各种困难,我没有感觉,一是因为我来的时间相对较短(9个月),二是我之前在国内真的过得太糟糕了。(长) 

我虽然出生在北京,但家里是工薪阶层,母父辈一个大学生都没有。08年的时候同学家已经买了百万的房子,我妈当时刚摆脱全职,重新找了保洁的工作,月收入只有500元。高中时学校有去韩国的机会,要至少3000块,老师私下问我愿不愿意去,我说:我家里没有钱。
我从小学习好,奈何小升初时和班主任闹僵(这又是另一个故事,当时我为被班主任不公平对待的同学打抱不平,结果那位同学加入了女生小团体把我孤立了),初中分配时被分到了流氓学校。偏偏我外貌还比较胖,初中三年受尽了你能想到的各种羞辱和孤立。中考时我自己争气,考到了重点高中,高中环境好一点,但基本也是被孤立的状态,一直到研究生毕业都没有什么朋友。
从高中到研究生,学校越来越好,同学们的家境也越来越好。高中时同学的父母都是国企中层,老师医生,到了北大同学的父母是院士,国家干部,高管。我从未为自己的家境自卑,但不免觉得颇为掣肘。在一群童年时就已经畅游各国的同学面前,我18年才第一次坐了飞机,很多经历,是阅读再多的书也弥补不了的 。但也正是这样底层出身的经历,让我从未以一种精英,上等人的视角看这个世界,我冷眼旁观了太多底层的无奈和人情冷暖,我深刻理解底层人的无奈和苦难,我有惊人的共情力和韧性。我从未有因自己的学历产生优越感,也从未追求优越感,别人听闻北大名号,往往令眼相待,我却局促不安。
更不用提本科期间患厌食症的经历。我从小偏胖,大学时体重虽然正常,但从没觉得自己瘦过。减肥与其说是为了迎合审美,倒不如说是为了证明自己,毕竟当时流行的是“不控制体重何以控制人生”。于是我拼命解释健身,瘦到90斤,80斤,70斤,同时还在准备考研(最后第5名考进北大)。但真正瘦到70斤,我发现我仍然有小肚子,走在街上另路人惊异侧目。我无法坐立,因为屁股上没有一点肉,早上起床叠个杯子都气喘吁吁,我无法做任何事情。我去安定医院看,去北医六院看,结果是抑郁,中度焦虑,双向情感障碍与严重的进食障碍,因为心率过低(30bp)医生担心我随时会死去,建议我住院治疗。我妈尽管被我折磨得无比难受,终究是没有答应。那段时间我经常茫然地靠着墙盯着窗外,不知道怎么熬过今晚,熬过今晚还有没有明天。时至今日我都非常非常能够理解自杀的人--当生存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体会到浸入骨髓的痛苦,自杀简直太诱人了。
后来,厌食变成暴食,每天吃的东西是正常人的好几倍,身体像吹气一般涨到140多斤,但终究是好起来了。也多亏北大的环境相对自由宽容,没有同学问过我为什么吃这么多,胖得这么快。那段时间看世界都带着一层玫瑰色的滤镜,犹如生存在醉氧的环境中。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也确实对生活和生命有了新的感悟。而且最糟糕不过如此,又有什么我过不来的呢?
所以今日出国,所见所闻种种,我都无比感激与满足。我感激我能生活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周围人一点善意的举动,比如帮我开门,帮助我一些小忙,我都觉得无比受宠若惊,因为我从来没被这样善待过。更别提在荷兰认识的好朋友F,甚至愿意帮我办签证,她的未婚夫M给我介绍了工作,朋友A也向我传授经验。我date了无数人,大多好聚好散,不管喜不喜欢我他们都很尊重我。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惊喜地发现自己又回归到了孩童时的状态--开朗,快乐,充满好奇心。我重新发现了自己的一切优点,并得到了别人的肯定。虽然也有up and down,但我一直不以为意:这些困难在国内难道就不会遇到吗?我从来没觉得遇到什么是过不去的,我的内心永远有希望。我选择了这一切,我愿意接纳这一切,我感激能作为一个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生活,被人善待乃至喜爱。
«饥饿游戏»里,Katness是嘲笑鸟,是反抗先驱,但Peeta也以自己的方式反抗着:仍然保持友好与善良,向Capital证明“他们到死都没有拥有过我”。CCP摧毁了我们的家乡,思想,我们本该有的安稳生活。在经历了如此大的trauma之后,我却仍然拥有爱的能力,快乐的能力,其实也是一种反抗啊。春风吹过的世界蒲公英绽开,愿我们都能有走在阳光下的那一天。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提醒自己也分享给还不知道的人:海外购物之前一定要去返现网站查查有没有优惠!今天在roxy下单冲浪防晒衣才想起,一查发现错过了15%返现,气疯了。

这几年来我最常用的是rakuten和topcashback,前者名气比较大,和很多商家有合作;后者会偶尔有比别家都高的返现。
至于返现的原理,我的理解是返现网站给商家引流,商家会根据流量/实际下单的人的数量向返现网站支付佣金,而返现网站会把一部分钱返给顾客,而作为顾客只需要多做一个步骤【从返现网站转跳进想去的商家主页】就能拿到钱。并且返现的优惠和别的优惠不冲突,比如商家网站本身的折扣码或者信用卡category返点。这叫什么,折上加折!

有空的时候,我一般会上cashbackmonitor.com,搜索想买东西的商店名称比如bestbuy,出来结果是优惠力度最高的前几名返现网站/信用卡。麻烦的地方就是优惠最大的返现网站并不往往是同一个,所以有时需要花一分钟在新网站注册,导致在很多不同的返现网站都有账号和返的钱,所以如果返现百分比差别不是很大,我都直接去熟悉的返现网站。好处是除了能拿到更高的返现外,很多返现网站的第一单都有bonus奖励,我见过从5刀到30刀不等,like,free money。如果不追求最高优惠的话,去自己固定的返现网站也省事。

我没收以上提到的任何商家/网站的钱,纯纯#安利

最后附上rakuten的refer link:rakuten.com/r/LZFAY5?eeid=3713

这几天refer bonus很高,到5/16之前每个人送40刀bonus外加15%的返现。如果有人通过我的链接注册下单后rakuten给我返钱,会继续捐钱给kyivpride:instagram.com/kyivpride?igshid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带娃去学校玩我坐在边上等他,一个小朋友走过来问我:你需要有谁跟你玩吗?

我心都要化了,说:谢谢你啊,你真好。我其实就是坐在这儿等我的娃,但是你想一起玩的话我也很开心。

小朋友说:但是你坐在buddy bench上。

我:哈?

小朋友:buddy bench, 坐上去的意思就是没人跟你玩你想找小朋友跟你玩,或者你想换一群朋友一起玩。

我转身一看,凳子上果然赫然写着:buddy bench.

有这么个凳子存在已经好可爱了,还真有小朋友过来问。: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关于自疑诊断的一些新想法…。 

为什么发那条呢,因为今天好像突然对这件事有新的领悟了,然后看到猫条老师的post一下子更明白了…。姑且记录一下。
尽管别人肯定很难理解并且相信ADHD诊断,但很多时候我都想说,质疑我的诊断这件事最多的肯定是我自己…。从去寻求诊断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在不断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骗诊断、是不是只是懒和矫情、是不是在找借口逃避问题,直到现在每一天都是如此。即使后来发现我有的贫血过敏都是与adhd呈统计正相关的一些症状,即使我的很多症状其实已经典型得不能再典型了,但我还是很难把一切责任推到ADHD这件事上……因为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首先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为什么别人能做到你做不到”。
几个最容易质疑自己的时刻,比如在经历一些能快速完成的小事时,像起床这种看起来稍微努努力就能克服的小困难,与别人对比,我会不断问自己这真的有这么难吗?明明在别人看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你凭什么这么夸大困难呢?你是不是太懒了呢???再比如被所有知道我有ADHD的人都问过“那你是怎么考上相对较好的大学的呢”,虽然我已经形成一套笑着回答“说不定我本来能上清华呢”的应对机制,但其实每被这样问一次,我心里就会再怀疑自己无数次。为什么我在高中那种集中营模式下就能“看起来”表现的很好呢?会不会只是我到了大学没有管教以后偷懒了,没有自制力了,然后把责任推卸到神经发育上??这些痛苦的自我质疑太多了,我从收获诊断的第一天开始就在搜索诊断的相关资料,检查数据我看了无数次,甚至找做过同样检查的网友对比,一切都是为了向自己证明我真的有这个病、我没有在给自己找借口,但事实是时至今日我还是常常觉得自己是装的。
听完那期podcast以后第二天我突然好像想通了。是的,可能“集中注意力”“起床做事”这种东西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困难的,但是正常人正常在于,当他们知道后果和目标时,他们能够*克服*这种困难。而我不能。这就是我的executive function出现问题的地方,我把我的生活搞的一团糟,我也清楚地知道不完成任务的严重后果,但我宁愿去医院求助去花着大价钱吃药去崩溃大哭去自残去自杀失败,也没有去完成这些事。这不就是很明显的证明吗:因为我不能。因为我出问题了。
看完猫条老师的post我好像更理解了……这甚至不关于ADHD。即使我没有ADHD,即使这一切都是误诊,但我的生活确确实实地出现了困难,我确确实实在痛苦和挣扎,那寻求帮助和支持难道不是应该的吗。这到底有什么难理解的呢。可能是国人思维模式,惯于否认和质疑自己的痛苦,惯于自我反思,但这有什么意义呢。我需要自然、坦诚地承认,我很痛苦,我需要帮助才能继续。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看了熊阿姨写的被性侵少女(儿童?)的报道。我想对于性侵受害者,希望大家谨慎使用“一辈子毁了”这样的评语,这女孩还很年轻,即使吃尽了苦,她仍有自我意志和未来的可能性。社会“完了毁了”、“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可能反而是一种负面塑造。

从文章里也可以看到整个系统对这类“问题儿童”的包容太少,教育者连自慰都无法面对。在她被性侵后漫长的几年里,想帮助她的人们都有可能因为缺乏经验,进一步加强了她身上“12岁就被性侵生孩子”的破碎感,这特别令我难受。她“破碎”了,然后人们希望她重新变得完整,乖乖上学,不做坏事不交坏男友。她好像从未表达过任何痛苦,是她从一开始就麻木吗?我很难想象她如何封闭自己到这种程度,而到这种程度,教育和训诫就很难再起作用。

文中有一个细节,辍学的她在朋友圈卖起了英语课,用谁都不信的话术推销。想起之前做访民工作认识的大姐,她也经历过被性侵、生下孩子,经历过带着孩子露宿流浪捡废品多年的底层生活,现在回家乡稍微安稳些了,她在朋友圈,卖燕窝。把自己用滤镜变得很美,发一些贵妇就要吃燕窝的广告。我第一次看到时惊呆了,这种荒诞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但也让我感受到她的顽强。今年她女儿就要高考了。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很难描述第一次知道兄弟城市这个中文词汇在英语里面是sister city的那种震惊

发现有些友邻所在的地方会说姐妹城市,我也表示深感震惊,因为我没有听过这个词,用的一般是兄弟城市、兄弟省份和兄弟单位、兄弟学校这些来形容关系友好

关于一些BFRB复健 

今天是第三十三天没有咬指甲和撕手皮的日子。我的指甲已经涨到了过去二十年没有到过的长度,虽然大部分指甲都只是正常长度的一半,但我其实真的很不适应。我新长出来的指甲出乎意料地坚韧和强壮,我感觉到这是我身体外面最坚硬的东西了。日常经常弄伤自己,因为我不知道要用什么力度才适合用有指甲的手挠痒痒。其实在第20天之后我想要做BFRB的欲望已经基本消失了,但有时在情绪不稳或者无聊的话还是可以意识到。之前其实试了很多次和很多种方法,比如带指套,用胶布把手指缠起来,涂苦甲水和贴甲片。都没有用,也许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但我总会全部啃掉。这一次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记录下每一次行为和trigger,我甚至没有告诉自己不能去啃。知道自己抠手的原因是over/under stimulate 是一回事,每次记录下trigger和感受是另一回事。我现在仍然不敢相信我纠结了二十年的东西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就改变了。也许并不是经历,也许我之前的二十年都在为此刻做准备。也许看上去是无用功亦或是多走许多弯路,但我想对毛象上所有正在对抗自己某一部分精神疾病的人说,也许你并不需要去对抗。也许你需要的是理解自己,尝试去思考发生了什么,去记录每一次情绪的起伏和相关的数据,然后尊重自己,take your time。我并不喜欢看到人们说fighting depression or fighting ptsd, 那不是什么你可以fight的,那是经历了一系列创伤和不幸事件后没有及时得到帮助的你自己。精神疾病在我看来也不是什么可以defeat的,我需要做好也许要和这个roommate共享身体的准备,一直把这种东西当作什么不正常的应该被治愈或者打败的存在让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去valid自己的经历和情绪。长久以来的对抗也着实耗人心神。所以我只是想坐下来,和我的疾病聊一聊,也许我摸摸它的头它就可以睡过去。同情是很有必要的,我也不想浪漫化精神疾病,just be kind to yourself, be the love you never received, be the one that the younger you needed the most。 :bc020: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这篇文章,一开始读以为是法治在线,但是越看会越觉得对整个文化感到无力。
女人,从头到尾都是阴道和子宫的载体,11岁生下的孩子是性犯罪的“证据”,到了19岁生下的孩子又成为了换取彩礼的筹码。
这个救助系统的目的是让受害者的生活重回“正轨”,正轨在我们国家等于什么呢?读书,念大学,不玩手机不交男朋友,不自残不自杀,起码不在课堂上自慰,做一个温文有礼心理积极健康的完美受害者。
你不是人,你只是救助系统的标本,按照世俗的标准被揉捏,而这个标准就是你不幸的根源。女孩子为什么一直偷偷交男朋友?因为人有情感,需要慰藉,需要寻求安全感,需要感受到自己是个人,家社会学校都没有办法给的东西,偶尔能从陌生男人身上得到(他们的目的依然是性!),当然会抱着稻草不放。
对男的规训太少,对女的要求太多。那个性侵女孩的牲畜,在她刚成年就可以被放出来了。

显示全部对话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我一直想知道怎样才可以不再伤心,其实打出这段话时我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只要对人不再抱有超出他们自身的期望,就不会那么伤心,我是奇怪的小孩,我比其他小孩更早接近一个精神完全的人,但我的动物性丢失了,我在丛林中找不到自身的位置,我经常感到很对不起自己的肉身,我太亏待你了,让你受了许多辛苦与委屈。

:blobcatgooglytrash: なな 转嘟

TW for nudity, blood and slight bodyhorror 

"The Witch"

Also an older piece, but I really still quite like it! I've always just loved this idea of wild witches, who protect their forests from harm.

#MastoArt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