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死亡总有一天会到来
在春天阳光倾盆洒下的时候
在一个遥不可及的冬夜
或者是一个阴沉的秋日

死亡总有一天会到来
在这甜蜜而痛苦的日子里
与其他空虚的日子丝毫无差
明天的影子,今天的影子
节选自 福露格.法尔赫扎德
《再晚点》

مرگ من روزی فرا خواهد رسيد :
در بهاری روشن از امواج نور
در زمستانی غبارآلود و دور
يا خزانی خالی از فرياد و شور

مرگ من روزی فرا خواهد رسيد:
روزی از این تلخ و شيرین روزها
روز پوچی همچو روزان دگر
سايه ی زامروزها، ديروزه
- فروغ فرخزاد - بعد ها
译者@不跳舞还要干什么呢
译者为微博用户,已授权转载

Pinned toot

《将驶入哪片海》
承认大海比天空更蓝或者更宽阔
是一件痛苦的事,

我在黑暗中写下
写下我的去向
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将真实划为不清醒
我将驶入哪片海?

在天空里寻找海
去向不得而知
来处更无法寻觅
只是去寻找一片海

读出声的文字是我的海
或者写不出的情绪是她和他的海
只是寻找,然后驶入
别谈拥有也别想归属
只是驶入,那片海

2020.06.09 00:23

Pinned toot


在你的存在中存在
天空也藏身于温柔的孤独
你是
缱绻青春温柔了的岁月
日落时霞光亲吻的星星
稻香里闪烁的碧绿眼睛
插秧女孩漏出的白手臂
-穆罕默德.阿里.赛帕露
《船长的抒情诗》

در تو آسمان ، به خلوتی لطیف ، خفته است
از جوانی بزرگی
یادگار تویی
بوسه ی طلوع بر ستاره ی نگین
چشم های شالی زمردین
بازوی سپید دختر برنجکار تویی
- غزل ناخودآگاه - محمد الی سپانلو
译者@不跳舞还要干什么呢
译者为微博用户,已询问授权

Pinned toot


活动第二期

不久,我们将沉入黑色的寒冷。
别了,短暂的夏之明灿!
——《秋之歌》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今年冬天在回家的飞机上拍下的
@VisualizingPoetry

Pinned toot

我自己写的诗 

《相连》
我与你用文字连接在一起
你用血泪写出的笔划
刻进我的皮肉
而我只会兴奋地战栗
像疯子一样露出渴望的眼睛

我与你之间隔着一堵墙
也隔着所有的混乱和不堪
我多想压碎它
可你就是那堵墙

敏感的鼻息只会嗅出血腥的滋味
还有嘴巴
闭合之间只剩碎牙

我好想与你相连
以文字或以血肉
你不会拒绝我的求爱
因为我们本就无法分离

「对凯特琳而言,让身体赤裸意味着抛开偏见。她常趁男孩不在时,在露台上脱掉衣服。她望着天空的颜色更迭,一面以感性的自傲在用餐时说:
『我刚刚在世界面前赤裸。』」
不知道该感谢加缪还是该感谢翻译老师,反正今天也有被触动到。

昨天写的一个奇奇怪怪的句子。 

「但也是因为拍摄手法与绘画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在观看时不免有种卡顿之感,不是像素/网速带来的卡顿,而是一种内容层层堆叠而透出底光的通透的卡顿。」


你是否把你的面孔
隐藏在生活忧郁的面具背后
你是否思考过这个悲惨的现实
那些生活在今天的人
?难道只是生活中被丢弃的纸浆
节选自福露格法尔赫扎德
《夜间到访》

«آیا شما که صورتتان را

«در سایهٔ نقاب غم‌انگیز زندگی

«مخفی نموده‌اید

«گاهی به این حقیقت یأس‌آور

«اندیشه می‌کنید

«که زنده‌های امروزی

«چیزی بجز تفالۀ یک زنده نیستند؟
-فروغ فرخزاد - دیدار در شب
译者@不跳舞还要干什么呢
译者为微博用户

草莓县文艺汇演也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

「所谓人治和法治之别,不在人和法这两个字上,而是在维持秩序时所用的力量,和所根据的规范的性质。」

《奔跑是有用的吗?》
不如等潮水淹过头顶,在水里
学会呼吸
再等潮水回归海洋,在空气里
死亡

余秀华
◆我想抱着你睡,但不做爱

还有柔和的光影斜在窗外的秋天里
猫游过翘起的屋檐
尾巴上系着一团夕光
房间里的家具都旧了,蚊帐也旧
人间被我们用坏的时光
一碰,就是悲哀的落尘
我想抱着你
把你抚摸过尘世的手放在我胸口
这双揉捏过其他女人乳房的手
让我感动
但是我不会告诉你
我想抱着你
沉沉入睡
不管芭蕉,不顾流萤

好诗分享

小石说她高中遇到的朋友都很有才气灵气,其实她自己也是,很有才气。

「仿佛街上所有的声音、屋舍另一头所有未知的人生,仿佛那些有住址、有家庭、和叔舅有心结、在餐桌上有特殊偏好、有慢性病的所有人们的喧嚣,以及形形色色生命的万头攒动,借由奋力拍动,永远与人的邪恶之心分离了,尽皆渗入这条通道,沿着整个内院浮升上来,在梅尔索的房间里如泡泡般破开。」
加缪《快乐的死》

一边写一边否定自己,我写的东西真的值得读吗?

《我想结束这一切》 这个分享含有一些剧透内容 

这是一部由查理.考夫曼执导的悬疑剧情片,也是我今年看过最好看的电影。虽然说是悬疑,但其实里面不含任何恐怖元素,反而全片充满了孤独和沮丧。不可否认看完这部片我确实丧了一晚上,但却有一种酣畅淋漓之感。她(原谅我用这个她,但美好的东西让我忍不住用她)就像一个开关,你的情绪就像自来水一样顺畅地流出来,你只需要感受她就好。
故事开始于一个会面,杰西要跟杰克去见他的父母。于是她们在一个暴雪天出发了。本来是一个有些紧张和温馨的路程,但杰西的内心独白却充满了沮丧和不安。她反反复复地想,“我想结束这一切”,而杰克不知为什么总能听到她的内心独白。开头就有一大段在车里的对话,中间穿插了一些一个肥胖臃肿的清洁工在学校里工作的场面。这段镜头用蒙太奇的手法将时间描绘得扑朔迷离,但同时也让人感到些许迷惑。
在到达杰克的父母家后,时间更是变得奇怪且混乱。杰西看到了杰克父母的青年、中年、老年甚至是死亡,她同时也在逐渐寻找着“自己”是谁。无论是有着抓痕的地下室,还是在地下室看到与她的画一模一样的画,又或者是洗衣机里的清洁工同款校服。无一不在暗示她的身份谜团。
杰西出于某些原因一直希望能在今晚回到自己的家里,但杰克在回程的路上变得很奇怪,最后还将她带去了自己年轻时读的学校。看到这里你突然发现,哪有什么杰西,不过是年老的杰克幻想自己和一个女人的约会,以此来缓解他的孤寂。而影片的开头那句,“我想结束这一切”,也是杰克借杰西之口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整部影片有时无厘头,有时讨论一些哲理问题,有时又像一部歌舞剧一样唱唱跳跳起来,然而这些元素连同蒙太奇手法一起将杰克的孤寂一点点展开,最后陨落。让人感同身受的估计就是杰克这样的孤寂和无人理解吧。
开头是在暴雪天,结尾是暴雪过后的晴天。也突然让我想到了那句“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杰克结束这一切了吗?他得到他想要的了吗?我愿意相信是的。
也许你会想这部电影带给我们什么积极的东西了吗?我可以告诉你,没有。不是什么时候我们都需要积极,我无意鼓吹消极赛高,但我想每一个人都应该拥有消极自由。我们社会的教育大多积极且成功,社会不允许你消极不允许你负能,更不允许你做一个内向人。但不要这样接受,也不要这样压抑。消极自由是每一个人的权利。
对于这部片,只需要看,只需要感受她的美。其余的一切尽在不言之中。感谢你看到这里,如果你有什么想与我讨论的,欢迎给我发私聊信息。

「即使未到高等教育阶段,认识的人学习到的知识也还有限,我却从这些“有限”中不断自问自责发现自己的浅薄。时常感觉到自己处于文化荒漠,内心更干涸了。时常迷茫吧,所以找个乌托邦,去求自己想要的“真理”。其实可能没有。或者永远找不到,但是这个过程倒也挺有趣。」
朋友对我问的问题的回答。


在骄阳似火的午后
我们在大街小巷的飞尘中歌颂我们的爱情
我们知道水仙花的密语
我们带着我们的心奔赴纯洁无暇的果园
把它们寄放给树上

这个球在我们的情节中来回传递着亲吻
这是爱情
像是走在黑暗的长廊中的迷茫
突然间吞没了我们,把我们绑在了炽热的奔腾中
蹑手蹑脚的呼吸,心跳和微笑中
节选自福露格.法尔赫扎德
《那些日子》

ما عشقمان را در غبار کوچه میخواندیم

ما با زبان سادهٔ گلهای قاصد آشنا بودیم

ما قلبهامان را به باغ مهربانی‌های معصومانه میبردیم

و به درختان قرض میدادیم

و توپ، با پیغامهای بوسه در دستان ما میگشت

و عشق بود، آن حس مغشوشی که در تاریکی هشتی

ناگاه محصورمان میکرد

و جذبمان میکرد، در انبوه سوزان نفس‌ها و تپش‌ها و تبسم‌های دزدانه
- فروغ فرخزاد - آن روزها
译者@不跳舞还要干什么呢
译者为微博用户

疲惫,且困倦。又开始进入不愿意出门的地底人模式了。

太令人沮丧了。我在写电影分享,然后觉得自己写得很差劲。看了自己去年写的《饮食男女》,完全像两个人写的…难过。现在在改,改来改去都觉得不好 :11130:

「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
岑参《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

我无条件喜欢加缪,他很疯,但我爱他。

「从蓝色的天际降下千千万万个白色小微笑。它们嬉戏在仍满是雨水的叶子上、巷弄里濡湿的石板上,飞向鲜红色屋瓦的房舍,再拍翅向上,飞向它们刚刚才从中满溢出来的空气和阳光之湖。在那上方飞行着一架极小的飞机,传来一阵轻柔的隆隆声。在空气如此奔放而天空如此富饶之下,似乎人唯一的任务就是要活着且活得快乐。」
加缪《快乐的死》

Show more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