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开一条记一下我阅读死人男友著作《加缪手记》的摘抄。

置顶嘟文


死亡总有一天会到来
在春天阳光倾盆洒下的时候
在一个遥不可及的冬夜
或者是一个阴沉的秋日

死亡总有一天会到来
在这甜蜜而痛苦的日子里
与其他空虚的日子丝毫无差
明天的影子,今天的影子
节选自 福露格.法尔赫扎德
《再晚点》

مرگ من روزی فرا خواهد رسيد :
در بهاری روشن از امواج نور
در زمستانی غبارآلود و دور
يا خزانی خالی از فرياد و شور

مرگ من روزی فرا خواهد رسيد:
روزی از این تلخ و شيرین روزها
روز پوچی همچو روزان دگر
سايه ی زامروزها، ديروزه
- فروغ فرخزاد - بعد ها
译者@不跳舞还要干什么呢
译者为微博用户,已授权转载

置顶嘟文

《将驶入哪片海》
承认大海比天空更蓝或者更宽阔
是一件痛苦的事,

我在黑暗中写下
写下我的去向
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将真实划为不清醒
我将驶入哪片海?

在天空里寻找海
去向不得而知
来处更无法寻觅
只是去寻找一片海

读出声的文字是我的海
或者写不出的情绪是她和他的海
只是寻找,然后驶入
别谈拥有也别想归属
只是驶入,那片海

2020.06.09 00:23

置顶嘟文


活动第二期

不久,我们将沉入黑色的寒冷。
别了,短暂的夏之明灿!
——《秋之歌》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今年冬天在回家的飞机上拍下的
@VisualizingPoetry@gup.pe

置顶嘟文

我自己写的诗 

《相连》
我与你用文字连接在一起
你用血泪写出的笔划
刻进我的皮肉
而我只会兴奋地战栗
像疯子一样露出渴望的眼睛

我与你之间隔着一堵墙
也隔着所有的混乱和不堪
我多想压碎它
可你就是那堵墙

敏感的鼻息只会嗅出血腥的滋味
还有嘴巴
闭合之间只剩碎牙

我好想与你相连
以文字或以血肉
你不会拒绝我的求爱
因为我们本就无法分离

梦龙下次发专给我无差别轰炸通知吧,感觉我错过了很多……(指现在才听去年九月新专

感觉我不吃螺蛳粉会死掉……我真的就很喜欢吃,太喜欢吃了!!!

想转载操操的诗要问谁授权啊……有几首真的不错想发给朋友们看

我电脑出问题稍微超出我的解决能力就直接上搜索引擎一通搜索,朋友问我电脑问题我也如此,结果得到一些你电脑用得真好的感叹。我?啊?这?好吧……

一些无关紧要的嘲讽,没有针对谁的意思 

你以为那个男的是因为女性权益说出不想生育这类话吗那当然不是,当然是要展示给爹看,我(男的)「都」不想生育了,威胁爹呢。在爹心里你女的想不想生很重要吗当然不重要,但男的不想生那可不行哦。生育权本质在谁手里很重要吗,那当然不重要啦。

「在此意义上,齐美尔将独特性与普遍性之间的对抗产生的生活形式,即生活的风格化看作是现代人『为自己而在』与『为他人而在』之间的斗争的场地。现代人之所以喜爱残片、暗示、箴言以及简单的艺术风格的刺激,是因为他们已经害怕接触外界,只能在这种『害怕』的情境中与外界建构某种关系。现代人已经丧失了判断他们喜欢哪些东西、认为哪些事物具有积极意义的能力,他们仅仅能够判断自己不喜欢什么、想把自己和哪些人和事区分开。也就是说,现代人越来越多地失去了亲密和私密关系。」

我的睡眠障碍是一睡不可收拾,睡十二小时其中醒过来看一眼时间的力气都没有,基本上就是摸到手机看一眼又睡晕过去。好不容易起床了坐在桌子前又开始困,坐着睡着一个小时才会清醒一点。但我要硬熬夜也能熬,就是睡得多。

既然我朋友已经做完了作业,那我就发一下我给她编的微恐故事想法,可惜她最后没拍这个因为说对演员演技要求太高了 :dino126:

写讨厌的作业需要写一段玩一会手机。

跟朋友讨论了一下关于《间谍过家家》这部番剧。我认为这部番剧很多情况还是比较厌女的,(详见此嘟utopia.cool/@Reyuiop/108260579
她认为这是时代故事背景导致的。但我的核心还是在于「难道拍古代就不算封建了吗」,虽然她说她没法因为我给的例子等苟同我的想法,我仍然保持我的观点。好可惜我真的蛮喜欢看这种日常喜剧番,但我好痛苦。
Ps我没看过漫画,番剧看到第三集

间谍过家家 有剧透 

第一集感觉有点有趣,据说外面出到第四集了,然后就跑去看看。第二集扑面而来的厌女味,先是女主同事1抱怨被科长骚扰,同事2张口一句「谁让你穿那么短的裙子」,再是同事123雌竞羞辱女主说二十七岁还没有男朋友没有结婚。再接着女主真的就反思了……然后跟弟弟打电话竟然被弟弟「你不谈恋爱我就不放心升官」这种我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理由劝说到了,这个弟怎么回事啊我好无语啊管天管地还管你姐谈不谈恋爱😅姐姐撒谎说有男友带去派对弟弟还要说「我托了帮我看看你男友」,哇这里我真的不爽冲到头了。这个剧情并不是不合理,但合理的地方不是弟弟可以「考察」姐姐男朋友,而是因为这个姐姐是除了杀人以外别的地方都很呆的人。
然后女主杀手那套衣服我真的有点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经常在推上看到黄漫的画法就是把女性画得胸很大腰又特别细,反正我真的很不舒服……
看到第三集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了,一股子传统封建味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剧的背景东国低生育率(同事1提到过一句)还有保守的问题?

都不知道为什么累,感觉自己什么也没做就累了。现在就是坐着。

到底是一直很困想睡觉还是失眠更影响生活,我不知道我觉得都很影响生活。

睡了十个小时的我浑身像被碾过一样,并且起床两个小时困得想以头抢地 :blobcatmeltcry: 我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睡眠问题

在深受帕斯卡影响的托克维尔眼中,西方世界从贵族制到民主制这场历史演进,是从物质的贫弱到生活的丰裕,也是从人心的满足到欲望的焦灼。在这场演进中,曾经使人类卓尔不凡的那些骄傲的信念受到怀疑或抛弃。人类这种可悲地获得自我意识的生灵,在成为天使的信念或成为野兽的欲念之间彷徨无地,最终可悲地继续为人。无尽寻求着确定性和稳定性的人类终究永远在路上。代表民主社会的美国人身上尤为典型地展现着这种悖谬:他们越是宣称能控制一切,越是担心自己什么都不能控制。但对于历史进步或平等原则演进的信仰麻醉了他们的自我意识,让他们坚信欲望与手段之间的距离终有一天会抹平。在上帝面前,他们不像帕斯卡那样谦卑。

至于托克维尔自己,他有着另一种焦灼。我们最后以他的一段私人通信作结:「焦灼无靠的灵魂的悲伤故事可以说属于所有人,有些人比其他人更符合,而我自己可以说比我认识的任何人都要符合。」

哦⋯⋯我站是邀請制,我曾經邀請過但是我以為這功能關了 :dino104: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