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转发弦子的审判结果之后微博又炸了,想狠下心卸载,但好舍不得跟互关的朋友失去联系。可能赛博友谊就是大家各炸各的,但在临终前总会保留下一块自留地又重生。

最早认识的朋友是J,J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于见面这件事情的看法。J说,见面最重要的是见面本身,做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两个人面对面,做什么都可以变得很重要。在之后的很多很多事情里,我也不断印证了“不能面对面的沟通都是隔着裤子打飞机”这一至理名言。

所以陆陆续续把能见到的几个人都见了,暂时见不到的人也知道以后一定会见。凌晨和林老师一起在马路上散步的时候,他会把我拉到远离车行道的一侧。子淇带我去吃了中学时代最喜欢的冰豆花,很小很小的一家店,我们一起看着门口的小猫。和日天坐在一起聊到之前被喝茶的经历,聊到我衣服上印的joy division,一些有的没的,喝了很多酒。

晕晕乎乎的时候我在想,朋友们真是太好了,好像生活中确实需要一些“有的没的”的时刻,大家一起庆祝无意义。

登录以加入对话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