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喜欢收藏石头,那种在小溪流里亮亮的石头。有花纹、有图案,还有的会有特殊的形状。然后跳蹦床的时候,哗啦啦地从我的口袋里掉出来。最后为了跳得高一些,从隔离网往外仍了好多。 现在也喜欢这两个东西,真有趣,怎么那么有意思的。

怎么说呢?我无法去嘲笑肥胖者、不耐痛的人和抑郁症患者。
青春期的孩子发胖必然会有霸凌,无论男女。哪怕自己不觉得粗一点的大腿和小腿会怎么样,男性凝视会让女孩贬低自己。同样男孩子也会被嘲笑性功能低下,因为霸凌者肥胖与之相关。胖与健康相关,但不代表胖就一定与性相关。
不耐痛也是,打针、按摩还有梳头,每个人对疼痛敏感就会被认为是懦弱。小时候看黄飞鸿系列电影时,他妈妈为儿子反驳没有第一时间挺身而出说过,怕死是本能。我也觉得怕痛是本能,没有习惯或者疼痛阈值低,一感受到疼就说明身体在发危险信号。没什么懦弱的。
我有些抑郁情绪,那种什么都不想干,没有任何动力的日子起床都很困难。不是谁给我安慰和鼓励就让我想意气风发地向前冲的。也不是逃避失败,而是我就陷在失败经验中还觉得没有机会去获得成功。世界上另一个人也有这种感觉,我不敢安慰也不敢去和ta交流,担心两个人都会选择放弃自我。

第一次完整了解哪吒是港版的《封神榜(陈浩民那版》。哪吒的父亲对哪吒和妻子十娘都很不好,母子俩人相依为命。直到哪吒与父亲断绝关系,割喉死去时也只有十娘为他揪心。仁义丈夫对于任性自我的孩子似乎一点感情都没有。
后来哪吒用莲花莲藕重铸自身后,十娘那么开心,还和哪吒一起混在军营中。平时雷震子和哪吒嬉戏打闹,但十娘永远都在保护和支持着哪吒。
还有喜欢哪吒的杨莲花,最后变成了蝴蝶。看着哪吒封神自己孤单一生,却在云端朝哪吒喊着祝福的话。
最后我才知道不是这些神通广大的角色让我着迷奇幻的世界,而是这些可爱的凡人。她们那么温柔,又那么强大。

只是对影片的观后感 

电视剧看出破绽、发现bug后看不下去真是噎得慌。
之前潘粤明的《白夜追凶》大火时,我兴致勃勃地去看,还想着给小伙伴安利。
第一集,真的是第一集!我看着潘老师亲自上阵验尸就裂开了。取证的时候,还跨专业呐?不严谨点嘛?算了,我没那个福气追剧。

还有一次,看电影《白日烟火》。我拿它当悬疑片看呢,所以人物间的感情戏就没带入感受那么多。大概是找错角度了,一开始就知道凶手是谁后就以为这片肯定要紧张起来了。嗯,结果就是我猜出结局后煎熬着和家里人看着床戏。怎么说呢,我没想到会那么长时间吧。或许不长,但和父母看是真的觉得度日如年。

我和白色犯冲吧?啊?要不就是审美确实跟不上导演们。

这两天看了部电视剧,因为之前总有人在各种评论中推荐。一共30集左右,10集的时候我就坚持下去了。怎么说呢……真没那么好
本来想看看爱情戏,结果俩人之间没有一星半点的火花。看剧情,嗯,剧情也没什么值得推敲的。行,我看演技吧。主演口型对不上配音,看他们表情我都不知道怎么情感表达可以这么贫瘠。
当然了,我的痛苦比不上看图兰朵的人。

心累了……感觉自己有些较真。
熟人形容自己如果两只耳朵都打耳钉会显得很娘时问了一句:“为什么觉得娘不好?”
所有粉饰太平在问话的时刻破碎。ta换了一个词,“弱”。我又问,“娘不就是妈妈吗?娘不是妈妈另外一种意思吗?为什么觉得娘这个词不好呢?”
可是ta的表情却表达出其实ta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也不想去了解我在表达什么。我突然也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为什么探讨这些问题的时候没人愿意听呢?为什么说八卦和娱乐新闻谁都兴趣十足呢?为什么我会在意这些别人觉得一点也不重要的事呢?

是单独追查线索的人,还有没有后援(为什么总是打错字啊😤😤😤

显示全部对话

可能会被当成地域黑 

可能旅行是一面照妖镜。它能辨别出朋友间是否真的体贴对方,家人间是否存在无限的包容,对于差异是否真的可以理解。

去了某地的朋友很是对东北失望。ta觉得原本以为豪放、豁达和幽默的东北人其实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为了一点小事就争吵不休,或是对于外来人的鄙夷都是ta失望的原因。

我劝ta不要把景区的氛围当成真实的当地人性格,ta却说自己就是在非景点才感受到的。当地经济不好,基础设施显示不出富足的状态。当地人也表现的很焦虑,那种不平和是肉眼观察得到的。

这次限电让ta也没法共情了。ta看到新闻多地限电,所以对于东北人的抱怨很不耐烦。

我很烦恼那些受冻,困在电梯里的人,再或是办事堵在路上的人。如果停电能提前通知就好了。

看完《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后,内心像塌陷了一处。那种支离破碎,无法修复的无力感吞噬了人。并不是因为它的基调或是结局,而是那种你一眼就可以看出短暂和谐的美丽,却又清楚它会很快消逝不见。

世野井的残暴和无情衬托着Jack的博爱和无私。他们无一人是完美的,但是又体现了所有的人性。他们在非和平时期感受到非战的美好。如果两个人能够在一片樱花树下,悠闲地饮酒这一微弱的希望都在狂怒中化为了乌有。

一个粉色圆球的动漫角色是什么?
你是说星之卡比嘛💕

那戴着粉红色帽子又是什么?
那是美洛蒂。

她是不是还有一顶黑帽子?
那叫库洛米。

咳,好吧。他们是不是和那只矮矮的长耳朵狗是好朋友?
那个是玉桂狗。不是一个动漫的……

噢,这样啊。女孩子就是可爱。
玉桂狗是男的。

(无语)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