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相爱很好,但不适合每一个人。如果我陷入困境会选择求助,而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和另一个人呆在一起。

孤单,孤独不一定是一种被人遗忘、忽视的悲惨的事情,也可以是安静、舒适和独自度过一段人生的好机会。

假如我是外星人看见人类后就会觉得人类真是一种可以用自己精神囚禁自己的奇怪生物。

自己发明时间这个概念,然后又产生对于年龄的担忧。自己发明金钱的概念,然后又把自己搞得爱死虚拟数字的增长。自己赋予生殖“爱”的升华,但是沦陷于过程,害怕结果。

看着人用自己造的东西攻击自己,真有无限趣味。

尽管有很多人喜欢藤本树,我自己也看他的作品,但是我可能还是无法get到大家喜欢他的点。当然我并不是不能感受到他的才能。

漫画中电次接受训练,岸边对他说只有脑子不正常的家伙才能打败恶魔,我第一反应不是电次不就是,而是电次好像过于正常。带入第一视角,看着电次一直是遵循着自己的逻辑在做事,难过是真难过,但是产生变化就转移注意力去开心对我而言是一件在普通不过的事。

又比如,对我而言“好耶”这个哏,即觉察不到什么讽刺意味,也咀嚼不出什么疯狂味道。身边这种人太多了,家人去世无法第一时间哭出来,也没有说有什么立刻就会显现出来的悲伤、自责和成长的变化,还是一如往常。他们并非是没有感情,而是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去内化这些情绪。

反而让我觉得不正常的是“一见钟情”后一直抱有热情的状态。那种玛奇玛拥抱电次,电次感受到救赎或者爱的情感,对我来说是一种会随时间减弱的刺激。假如漫画在结尾时藤本树描绘了电次吞下玛奇玛后感觉不到什么,或者说没想象中的感受,那我对于这种“无的感觉”会更有共鸣,因为我觉得荒诞在这一刻才真正产生。

有些采访里藤本树说自己喜欢的女生类型是玛奇玛这种。在我眼里其实玛奇玛、姬野和雷塞
都是大相径庭。她们既不是坏女人与好女人,只是人而已。有欲望、善意和恶意的复杂心理的人。power这种女生也挺多的,可惜现实中社会角色让女性不会轻易展现出来。

最困惑的我是秋的命运寓言。没看到结局的时候,太容易猜想得到他会变成他自己最恨的恶魔。因为预见这种“悲剧性”,反而没能产生任何情绪波动。大概我是没能跟上节奏,或者是我对秋没什么感觉吧。

有可能我的电影观看经历和藤本树的有所重合,所以很难有惊喜吧。

《弹子球游戏》/柏青哥观后感就是一团黑压压的乌云马上在我心田怒喷口水。

饰演白所罗门的河镇真的很厉害,会说英语、釜山话、标准韩语、日语和关西话。在身份转换中切换口音,时不时又会从端着的状态跳脱出来,像个孩子一样做些“出格”的事。

当然我最喜欢尹汝贞女士啦。自从看她演一个落魄的老年妓女后就觉得她敢于去挑战什么。她瑟缩的肩膀好像在说,我没有什么恶意。就那么一瞬,我就觉得她打破了我对于老年演员的印象。她只是演员,不分年龄。

hana,这个名字在《道子与哈金》里让我印象深刻。即可以是花,又可以是汉娜。有这个名字的女孩好像都生命力旺盛,时不时犯傻关键时刻又很坚毅的样子。

整部剧年轻人的空虚、自负和自毁很让人共情。尽管,人人都羡慕精英们在写字楼里自信从容地穿梭,在聚会上取得好业绩时自豪地摇着酒杯庆祝,在落地镜前整理衣物露出内心强大的笑容,但我和赫奇帕奇的纽特一样,最害怕成为这种人。我总猜想,这些需要我割让一些灵魂,一些不想失去的底线和道德,一些我不想丢弃的看起来软弱的东西。

生活迫使人去做些不喜欢的工作,但生活中只剩这份工作会怎么样呢?

我看第一集时,看着所罗门脆弱地说,自己渴望升职。下一刻张开隐形的爪牙说自己去和同袍做交易。我看到的是一个削弱自己内心力量的人,他拿着重要的东西上了赌桌。

我共情这种人,我就能感受到他绝对无法拒绝花。花的清醒和自嘲,花对身份认知的绝望都嚷所罗门沦陷。他和她的有毒关系会成为他认可自己的唯一救赎。

亲爱的雪糕们,
请问巧克力味的你们是统一去洗高乐高澡吗?
还有假装自己是咖啡的,是不是去蹭巧克力们的澡堂啦?

装在漂亮包装里的小可爱们,你们是不是以为有南瓜外壳、桃子外壳就只是cosplay啊?你们都是一股不如小布丁的奶味啊。

最让人觉得要完蛋的球型家伙,你不该在雪糕队伍里,你得去排色素棒冰的那队。

说实在的,什么草莓味的、葡萄味的和芒果味的美味家伙们,我猜你们都是手艺不错的甜点师傅出售的货美价廉的手工作品。请排队进我的嘴。对啦,冰沙们也可以加入哦。

哎……我觉得现在刨冰都比刺客们好吃一万倍咯。

部分亚洲父母(?对于压迫孩子成为一个乖顺的,不敢试错的,不能去喜欢看上去“命中注定就是走向毁灭”的人是没有意识的。

有些人莫名奇妙开始自毁其实是寻求解脱,因为她们忘记了人一味的压抑自己会出问题。可父母们却会对这种失控产生失望,以为孩子要叛逆了,要赔掉自己的前途了,要故意去做错事。

都没有自我意识了,活着都感觉没未来了的成年人还会被这种父母压迫。一旦察觉到自己原来就是寻求归属感、价值感和安全感,顿悟自己的人生和父母的期望一点关系都没有后又会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一种“我是傻子吗?为什么这么活着”的失落。

不过,过生活总是没什么固定答案的。只要不去逼着自己去和别人比较所谓的“成功”、“完满的家庭”和价值,关注现在的自己,爱上自己,那就不会走加速死亡的那条道路吧?

早餐吃冰淇淋、披萨、蛋糕或者早午餐吃猪排饭和夹鸡柳的面饼配酒酿圆子。肠胃当然不是那么能消化它们,但是吃下这些,我身体里的细胞们大概在唱歌。
这种小小的叛逆,让人感觉很舒服。

感谢世界上所有的鸡,你们肉质细嫩,好吃美味。你们下的蛋也很好吃,无论煮煎。
感谢发现辣椒的人类,我的舌头就喜欢痛觉。
感谢人类的臼齿,咀嚼肉类真的好幸福。
但是,该死的,为啥要吃蔬菜?虽然秋葵、西兰花、莲藕、土豆还有菜花都不错,但是蔬菜不新鲜真的很难吃。我很少在菜铺遇见新鲜的、看起来美味的蔬菜。
所有蔬菜躺在灰扑扑的货架上,没精打采的看着我,一旁的喷雾都无法让蔬菜们打起精神来。是不是在货车上挤来挤去,赶来上班啊?
不过,不好意思哦,你还得挤在货架上准备下班。

1.每天默念一百遍,不能去死。
2.看新闻觉得还不如死了。
3.算了,我去搞掂奶头乐开心一下。
4.话说回来,要是可以选择下一次成为什么,我选择“ ”。什么也不是。没选择就……凸^-^凸

精神病人的认知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就如同你不能去完全理解另一个人的想法。可惜大家一股脑儿地批判,一味地展现自己正义。最终只有愤怒和一地鸡毛。

谁都不完美,没必要审判他人。尤其是在网络上去审视一个和自己现实完全没交集的人。无论是艺人,还是什么小众圈内的人,都是凡人。
去扒7、8年前的言论,去揣测别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样,或者购买他们的产品后认为可以干涉别人生活都是扭曲的自我满足。

碎碎念 

我不敢保证一个人能彻底改变,从一个厌女的角色转变成为女性权益考虑的人,但我很厌烦去挖隐私,使他人为过去言论买单的人。
有的话说过了,可能就代表了那段时间的思考,不等于永远的我。可惜很多人都涌向道德高地,指责一个正常人,蹂躏对方。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无论是博主还是艺人,观众很喜欢将其物化。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和商业价值紧紧地绑牢,嘴里还高喊着,挣这份钱就该这样。这么去物价一个公共人物,那么我们自身是不是也会被物化?

我们也必须做出点什么,产出些什么价值,且得是大多数人认可的才行,这种想法多可怕。

我都好奇你要怎么证明自己是“丹凤眼半闭”还是“眯眯眼”。广告,电影不去看到底在传递什么信息,就一味地说辱,还只攻击模特真人。最终先天长相眼睛比较小的人受伤。这是在干什么呢?

梦见在模拟凶杀现场。
我和几位可爱的姐妹在模拟时演起了小剧场。地点是一个小商店,卖童年零食的那种。凶杀地在地下停车场的角落。我们这里有可能矛盾发生的地方。
我是难搞的顾客,一位姐妹是商店老板,还有一位是吐糟的。我们就和搞笑艺人一样,一捧一逗。老板从开始的无语到后来当起了现场观众。
gakki过来买糖豆,一边扔一边用嘴接。最后还可爱的笑起来。星野源大概是办案的,他在现场指挥,但被我们的小剧场加跑火车给弄懵了。
等我们演到地下停车场后,还加我用脚踹人的戏份。我想这个案子要办砸了。因为我自己演的时候就很想笑。

小时候我喜欢收藏石头,那种在小溪流里亮亮的石头。有花纹、有图案,还有的会有特殊的形状。然后跳蹦床的时候,哗啦啦地从我的口袋里掉出来。最后为了跳得高一些,从隔离网往外仍了好多。 现在也喜欢这两个东西,真有趣,怎么那么有意思的。

怎么说呢?我无法去嘲笑肥胖者、不耐痛的人和抑郁症患者。
青春期的孩子发胖必然会有霸凌,无论男女。哪怕自己不觉得粗一点的大腿和小腿会怎么样,男性凝视会让女孩贬低自己。同样男孩子也会被嘲笑性功能低下,因为霸凌者肥胖与之相关。胖与健康相关,但不代表胖就一定与性相关。
不耐痛也是,打针、按摩还有梳头,每个人对疼痛敏感就会被认为是懦弱。小时候看黄飞鸿系列电影时,他妈妈为儿子反驳没有第一时间挺身而出说过,怕死是本能。我也觉得怕痛是本能,没有习惯或者疼痛阈值低,一感受到疼就说明身体在发危险信号。没什么懦弱的。
我有些抑郁情绪,那种什么都不想干,没有任何动力的日子起床都很困难。不是谁给我安慰和鼓励就让我想意气风发地向前冲的。也不是逃避失败,而是我就陷在失败经验中还觉得没有机会去获得成功。世界上另一个人也有这种感觉,我不敢安慰也不敢去和ta交流,担心两个人都会选择放弃自我。

第一次完整了解哪吒是港版的《封神榜(陈浩民那版》。哪吒的父亲对哪吒和妻子十娘都很不好,母子俩人相依为命。直到哪吒与父亲断绝关系,割喉死去时也只有十娘为他揪心。仁义丈夫对于任性自我的孩子似乎一点感情都没有。
后来哪吒用莲花莲藕重铸自身后,十娘那么开心,还和哪吒一起混在军营中。平时雷震子和哪吒嬉戏打闹,但十娘永远都在保护和支持着哪吒。
还有喜欢哪吒的杨莲花,最后变成了蝴蝶。看着哪吒封神自己孤单一生,却在云端朝哪吒喊着祝福的话。
最后我才知道不是这些神通广大的角色让我着迷奇幻的世界,而是这些可爱的凡人。她们那么温柔,又那么强大。

只是对影片的观后感 

电视剧看出破绽、发现bug后看不下去真是噎得慌。
之前潘粤明的《白夜追凶》大火时,我兴致勃勃地去看,还想着给小伙伴安利。
第一集,真的是第一集!我看着潘老师亲自上阵验尸就裂开了。取证的时候,还跨专业呐?不严谨点嘛?算了,我没那个福气追剧。

还有一次,看电影《白日烟火》。我拿它当悬疑片看呢,所以人物间的感情戏就没带入感受那么多。大概是找错角度了,一开始就知道凶手是谁后就以为这片肯定要紧张起来了。嗯,结果就是我猜出结局后煎熬着和家里人看着床戏。怎么说呢,我没想到会那么长时间吧。或许不长,但和父母看是真的觉得度日如年。

我和白色犯冲吧?啊?要不就是审美确实跟不上导演们。

这两天看了部电视剧,因为之前总有人在各种评论中推荐。一共30集左右,10集的时候我就坚持下去了。怎么说呢……真没那么好
本来想看看爱情戏,结果俩人之间没有一星半点的火花。看剧情,嗯,剧情也没什么值得推敲的。行,我看演技吧。主演口型对不上配音,看他们表情我都不知道怎么情感表达可以这么贫瘠。
当然了,我的痛苦比不上看图兰朵的人。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