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搬了家,写个小简介

喜欢小男孩
日常些许自闭,热衷于观察人类
世界很糟,但可以生活得很好
文盲本盲,希望不会被嫌弃 :ablobcatheart:

呜呜,麻麻太好了。她看我拆这大半年来囤着的快递,然后问这些周边都是干嘛的,我说就是摆着看的。她看了一会说,那我得给你买个摆它们的展示柜 :blobcatmeltcry:

想通了为啥不喜欢看现在的综艺,除去那种慢综艺,其余大部分都带有竞争性质,选手(不管是唱歌跳舞还是脱口秀)还得讨观众和评委的欢心,当然也有是金子总会发光,坚持自己的艺术主张的选手,但艺术、娱乐都是自我表达,没有好坏之分。比如更受大众喜欢的漫画有更高的商业价值,但未必就比小众的更“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也应该尊重每个人的喜好,但这些综艺就像是在说“被更多人喜欢的就是更好的”,而追求综艺中的晋级则是应试教育的某种延续:“你要比别人家的小孩更优秀,得分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打榜、投票、做数据、拉踩也存在这种逻辑:“我喜欢的艺人/作品更受大众欢迎,所以他是更棒的”。可是你自己喜欢就好,干嘛管别人喜不喜欢、别人喜欢啥。甚至原本小众的说唱风格都得迎合大众向主流靠拢。教育部都提倡不要把成绩和排名公开了,综艺里的竞争压力竟如此之大。也许是我太敏感,太上纲上线了,但目前的综艺氛围真的让我不适。每个选手都有自己闪闪发光的点,真的不需要在镁光灯下被一寸一寸地审视和解剖

不太能接受因为作者/制作人员的不当言论/观念/身份/立场而抵制这部作品/游戏的做法。觉得在评价作品时还要考虑创作者的道德因素多少有点可悲。但自己也确实有过不喜欢某个作者为人而不去读他的作品的双标举动。所以到底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待这个问题呢

继续叨逼叨 

除了“饭圈”这个词的污名化,很多名词在互联网中都被赋予了别的意思。这有点类似于刻板印象,可以让人们快速地描述和表达感受和立场,减少认知负担,但现实毕竟很复杂。“当一个词(特别是名词)不再用作描述,纯粹表示赞扬(或是批评)时,它就不再告诉你有关对象的事实,只是告诉你说话者对那个对象的态度”,“从某个角度来说很正确、宽容、灵性化和敏锐,它具备了一切可能的性质,唯独不具备实用性”,而且“不会丰富语言”。这是刘易斯对“基督徒”一词被用来表达“善良的人”的看法。就我自己的感受,这种习惯让我们看到一些名词时不再重视事实,而只在乎态度,然后重点就偏了,也无法进行有效地交流,毕竟人们对这些词的理解本来就不一样。会想到这些是因为看到泥潭上讨论面板的帖子重点歪到了“下毒”这个词的意思上,一开始就用“技能不实用”“限制太多”这样的表达不就好了。真就“当我们谈论xx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银老板皮肤买一送二………这波啊,这波是鹰角血亏😂

每当我觉得日子一天天的,重复又无趣,川普总能平地起惊雷。就好比大夏天喝冰可乐,开盖开太急了溅一手泡沫,周围没纸还没地洗手。隔壁这边每日报报天气,说说皇室八卦,多么岁月静好

CP展事情的一点感想 

“我是这么想的:假如我想证明她不是破鞋,就能证明她不是破鞋,那事情未免太容易了。实际上我什么都不能证明,除了那些不须证明的东西。”
“既然不能证明她不是破鞋,她就乐于成为真正的破鞋。就像那些被当场捉了奸的女人一样,被人叫上台去交代那些偷情的细节。等到那些人听到情不能持,丑态百出时,怪叫一声:把她捆起来!”
“就这样被驾驶着看到了一切,一切都流到她心里,但是她什么都不理解。但是她很愉快,人家要她做的事她都做到了,剩下的事与她无关。”
“她丝毫也不怕成为破鞋,这比被人叫做破鞋而不是破鞋好得多。她所讨厌的是使她成为破鞋那件事本身。”
“那里的人习惯于把一切不是破鞋的人说成破鞋,而对真的破鞋放任自由。”
—《黄金时代》

且不说漫展本来就不是一般公共场所,用软色情等给亚文化贴标签就不合适;就算女孩真的在公共场合这样拍照,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姿势、服装,都是人们给它们赋予了各种意味。
是谁会觉得这样的拍照姿势是“搔首弄姿”,穿条运动裤走光是“荡妇行为”?是羞辱女性而从中获取快感,从马赛克里产生无限联想,巴不得再多看两眼的男人?是贬低同性而自觉“好女孩”的女人?
这些都无所谓,互联网上人人都想当法官,然而自由心证的前提是拥有“良心”和“理性”,它们可能是世上最虚无缥缈的事物了。
只是希望那个女孩能意识到这不是件需要道歉的事,他人的意见都无关紧要,她也不需要理解。
陈清扬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

搬了家,写个小简介

喜欢小男孩
日常些许自闭,热衷于观察人类
世界很糟,但可以生活得很好
文盲本盲,希望不会被嫌弃 :ablobcatheart: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