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X癖让我注定无法磕市面上95%的CP,我怕被骂化了。

夏天,是吃酸酸甜甜冰冰凉凉东西的季节

看金卡姆,再看同人,我总算体会到了非腐女刷到一堆BL同人时的心情,无法理解,并且羡慕这些人能从中获得快乐。

聊斋里写报恩,喜欢写重逢后不直接表明身份,先上一桌酒菜,谈天说地,待聊得投机后再说明来意,很有意思。

我和X君。每每为了哄对方开心而佯怒,最后都会变成真的委屈。

蒲松龄,虽然也难堪到写祭穷神。但年少成名,哥哥嫂嫂养到三十岁,虽然生活白痴,可有老婆安排家务事,有侍姬卿卿我我,只需要做个小学老师,闲得喝茶写鬼故事,死了还如愿流芳千古。这什么幸福人生。

CCTV听音栏目,每隔十分钟炸一次音,我差点命丧三号线。

。 

“一是人类永远会有不可认识、无法解释的问题,从而会陷于“愚昧”;二是有“愚昧”就永远会有崇拜和信仰;三是有崇拜和信仰,人类就会不断地创造出各式各样的神、仙、鬼、怪”

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是因为世上没有这样的一船人。

我得想个办法让我妈明白,我还按部就班地正常生活,就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符合她期望的画面了。不要再做过多的幻想。

我真的想离开这个伤心的世界,一个人跑到山里去

殷素素是真的邪教妖女,哪怕跟张翠山结了婚生了孩子,好像洗白从良重返中原,说起年轻时玩心大起杀的人,也只是一句,现下我也好生后悔,但人也杀了,咱们给他来个死赖到底,决不认帐便了。

我搞不懂殷素素为什么会喜欢张翠山,素素那么有趣,怎么会喜欢张翠山这么无聊的男人。我只能把他们这场吊桥效应当成作者的恶意。

。 

我们见过不同的鼠。倒在巷里的死老鼠,亲手处死的实验动物,还有校门口卖的,宠物仓鼠。你很喜欢仓鼠,买一送一,于是我们带回去了两只。你爱你的仓鼠,悉心照顾了一周后,你的喜静,我的好动,你不满地提出了交换。又一周,好动的仓鼠死了,你嚎啕大哭。再一周,喜静的仓鼠也死了,你的反应却如此冷漠,就像倒在巷里的死老鼠、亲手处死的实验动物。可你明明也爱过它一周。

。 

看影响。女主曾用刀杀了人,于是她再不敢用刀做菜。有一天她遇到一个喜欢她的男人,回家后女主一个人在家用剪刀剪菜,第二天她主动与男人断了联系。女主的理由是,她永远无法正常地给他做菜,所以她永远也无法获得幸福。
日本人,真有你的,竟然能写出这种情节。

我对虚拟作品里角色的最高赞美:好想和他一起出去玩

为什么百合文这么难看,一定是因为我对百合爱得深沉

不想学,不敢玩,这一定是我自己的问题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