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入职就已经交到周末邀我去她家住的可爱朋友了 :blob0w0:
谁是社牛?是我 :bc011:

发现:一个人感到寂寞其实是因为TA缺少对自己的关注和爱,所以以为是缺少别人对TA的关注和爱。真的超级爱自己的人很难觉得寂寞。

之前和干妈一起吃饭,干妈和妈妈都是小城里的初中老师。干妈讲起她现在的学生有多“不上进”:

”你不知道我多无语,那些小孩就跟我说,老师你不要管我,我要回家里养猪。还把什么养猪学习手册带到学校来,就是摆烂。“

当然,初中小朋友带着养猪手册到学校不排除求异求关注的心理,我却在饭局上想起《银之匙》,立志养猪有什么丢人的吗?我想起在高山吃飞弹牛肉,餐馆的墙壁上有一面墙,挂满了当地养牛农户的照片,告诉来这里的客人,了不起的美味飞弹牛就是经过这些人的培养进入到我们的口中的。他们是很自豪的。

我向学姐说起自己的感受,学姐说:“那是因为日本已经阶级固化了,只能在自己停留的这个阶级里做到最好了。中国还没,我们的小孩还在期望通过读书仕途改变命运。”

想起参观旧岩崎邸庭園,三菱家族的故事像帝王历史般展示在豪华的房间里,我们熟知的每一个实业,都冠着三菱的名号。这样家庭出生的小孩,是不是更容易改变世界?

又一次想起当年读博时候,去听过一个旁系博士生的研究讲座,是个印度女生,很腼腆的一个女生,看上去不太自信,一直在道歉说自己做的不好,她做的是某种肿瘤方面,然后说目标应该是缩小肿瘤,但她目前的研究只做到了保持,不让扩大,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当时整个房间里的人都震惊了,老师反复问了好几次确认她能做到让病灶不扩大?那个女生明显不习惯被众人如此关注,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那个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一直在道歉,一直在道歉,系里的老师十分惊讶地说:为什么要道歉?这是奇迹才对!能维持现状就是能带病生存,这已经是意想不到的好结果了!她呆呆地点了一下头,那个神情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做的是好的,是值得被夸奖的……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很深,因为她那个不自信是作为女生很能 get 的,长期在男人为主的环境里,没有得到过认可,没有得到过鼓励,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低人一等……

但这还不是故事让我印象最深的部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毕业了后我偶然想起了她,去问她去哪里了,还在学界吗,得到的答案是,她结婚了。她跟着她的老公去了别处,以她老公事业为重。

我不知道她的老公到底有多大本事,能不能做到和她一样的研究成就,她的研究成果让在座众人哗然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有多少女性的才华就这样被埋没了。假如她们的才华没有被埋没,有多少人的命运又会因为她们而改变?不敢想,又无时无刻不在想。

小学一二年级因为没有去数学老师家补课,她让我冬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用湿抹布帮她擦鞋。初中交上心理极度有缺陷的男友,多次在我面前以自杀相威胁,导致我大学还会噩梦。亲爹是个垃圾爹,高中之前没付过抚养费,爱好打牌,天天指望我以后给他优渥生活。独居国外时疫苗副作用赶上熬夜交图,蜷在地板难以动弹,想播朋友电话但一听到电子音就立刻呕吐,觉得可能会死。

脆弱而无力的时刻,数不胜数。那又如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永远是我拥有的那些能量和幸运,我充满欢乐的小家、坚不可摧的友谊和勇敢坚韧的自我认知。我自认为强者,创造者和给予者,以7年为一个单位那我还有10个单位,总有可能,总有希望。

我对文字的处理速度远超对演讲、汇报类的处理速度,很多时候我只能在演讲前半小时集中精力,很快就会想做其他事情。我发现核心原因是因为大部分人的语速对我来说实在太慢了。我直接听课或者复盘通常都要1.5倍速才能比较好的专注。今天看open day的复盘文档,3个半小时的open day流程浓缩为半小时的文档类内容,我觉得不如直接文档。我愿意重复复盘两遍。

昨天见了从小看到大的妹妹,很开心!小时候带她玩叶脉画,暗暗希望她能对艺术感兴趣,后来她就真的一直学画,昨天给我看了她在手机上的指绘,震惊我全家,拉到老福特吊打无数个大佬吧我觉得。
我问妹妹记不记得我小时候带她画画,她说就是因为那时才开始喜欢画画的。
:0120: 好开心呀

我最喜欢自己的地方:
挖掘和思考,梳理与纳入,快速执行。我热爱它们,也是我人格特质的一部分。

小说真好,文学真好。长久以来以为自己已经完全不爱文学,《麦肯锡新人课堂》这种工具书更能让我快速上瘾———不是的,只是之前看的小说还不够好——史铁生也有不那么好的作品你说对不对——或者是我还不够清醒,还没认知到文学和感知的联系比我以为的深刻得多。阅读就像云间飞翔,就像海底漫游,真不好意思,我对自由的想象就是这么贫瘠。

人生当然是辛苦的。就像登山,是很累很热,可是想到从山顶能见到湖面,能看到随海拔沿途植物的变化,就不会觉得烦闷和痛苦,而愿意与同伴鼓舞同行,用身体感受一切美景。并不是环境强大而人渺小,相反,只有人感到自己的强大,才能感到庞大的环境的真实。

就像小草喝饱雨水 只想拼命生长~
又是自我热爱的一天

每次在家看到我爸妈有话不直说拐弯抹角、彼此都希望我说对方的不是但又不离婚,我都暗下决心,我的爱人必须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只会和最亲密的朋友建立家庭,永远开朗透明流动爱与能量的家庭。

有心灵相通的朋友真的很幸运很棒,我的挚友,我的战友,我的伙伴。

真的非常喜爱我的人生。冥冥之中,我总知道上天在关键时刻总是不吝惜地给予我最幸运的、适合我的选择。

回到重庆,我惊讶于【没有人戴口罩】的事实。我已经两年没有看到过不带口罩的人群了。我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小区,社区氛围很好,居民少说几千户,楼下每天都很热闹。街上当然也是,虽然到哪都免不了要你【扫码】。但总之,较为正常的生活。

东亚爹:花费前半生让家人学会远离自己,等早就不需要这个人存在的时候,体验到了被抛弃的感觉,于是花费后半生缠着家人

很难分清我爸对我好到底是真的想对我好,还是指望着我以后能赚钱孝敬他——搞笑,到初中为止都没有给我一分生活费怎么好意思要我给他花钱啊?

刚他又问出了那个问题:我以后去给你做饭行不行?——我知道,他不是真的想给我做饭,只是想傍着我给他好吃好穿。他一辈子都在等我赚大钱给他好日子过,做你妈的梦——做我奶奶的梦。我没吱声,懦弱啊我,开不了口骂他。我知道姑姑们姑父们爷爷奶奶对我非常好,是因为我是我爸的女儿,我绕不开这段关系。

思考。我当然会一直哭穷,工作了之后我要常常对着他大哭哀嚎生活不易,还要祈求他“爸爸我想在这边买房子你帮我凑钱吧”。但这会给他靠近我的把柄,我的内心深处根本根本不想和他生活在一起,他只会吸光我的血。

坐在出租车上,司机在听抖音上一个说这方言的河南老乡如何教人们做视频:光对口型不行,要会演,要做出自己的亮点——听起来应该是一个付费课程。

大家都想靠“出名”赚钱——抖音里大部分账户为小部分账户“付费”,就像层出不穷的“产品经理”课程,普通人从韭菜成长为高一点的韭菜,可以吸取一部分其他韭菜的养分。平台就像农民,是他们设计了游戏的机制,韭菜就是财富,财富不是在别的农民田里,就是在我的田里。看韭菜打架彼此压榨,又sowhat,只要田够大韭菜就够多。

财富——土壤的养分本身,是如何增长的?这种游戏机制本身有任何一点点意义吗?它让韭菜更健康更有生机吗?它对土壤的养分做出贡献了吗?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