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发unlisted就不会打cw,真的什么屁话都敢讲,受不了的话赶紧跑​:ablobcatangel:

@board 写了一个可以翻译嘟文的浏览器脚本,任何Mastodon实例都可以使用。在任何一个嘟文上点下拉菜单即可显示翻译。

目标语言默认英语(主要原因是Google翻译英文比较通顺),可以在Mastodon设置页面里自行选择其他语言。
翻译引擎Google,走的开源的翻译代理所以国内应该能用。

原版2年前就不能用了,作者一年多没上长毛象,所以这版与上游相比改动不少。

greasyfork.org/en/scripts/4149

什么什么什么極主夫道要动画化了我好兴奋啊,大伙感受一下这是什么神仙作品

*猫咪窝在我的桌子底下两个小时不动弹
*感到寒冷,把脚靠近他身边取暖
*他犹豫半晌,一口咬住我的脚

#关于举报和告密的区别#

鉴于墙内太多人(尤其是不谙世事又容易被欺骗的少年)会把这两者混为一谈,我觉得还是有些“必也正名”的必要。

举例说明孰为举报而孰为告密:

“汉斯老师性侵学生!”——这是举报。但如果你明知汉斯老师没那么做,还要这么说,就是诬告。

“汉斯老师是犹太人,元首快抓他进集中营!”——这是告密,不管汉斯老师是不是犹太人,这都是告密。

——这就是举报和告密的根本区别:依据的是否为恶法。

如果实在分不清这两者的区别,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简便易行的办法:

如果你要举报的这件事,在世界上绝大多数文明国家,都应该吃牢饭,这就叫举报。

如果你要举报的事,在世界绝大多数文明国家根本不算个事,只在极少数特殊国家里,是足以让人丢工作吃牢饭乃至致人于死地的天大罪过,那么,不要去告密,不要去告密,不要去告密。重要的话说三遍。

室友念微博段子,说「打工人」被官媒挪用的体感就像看到一群白人跑进种植园跟大家一起用 N word 一样冒犯,我直呼 exactly!

绝大多数时间我都不知道tl上的人在争吵什么

事实证明拒绝使用微博之后的信息缺失,能给我带来近乎磅礴的平静

拒绝做一个“好同性恋”,一个“好女人”,拒绝和任何一个家庭妇女或者性工作者割席。踩一捧一并不使人高尚,所产生的分裂给了父权可乘之机。为什么要做一个“好女人”,一个“好同性恋”?为什么要通过私生活保守、穿衣朴素不张扬这种方式以获得直男的赞赏?为什么要活在男人尤其是直男制定的规则和标准下?与性工作者割席,与第三者、私生女割席,与家庭主妇割席,与“群交同性恋”割席,最后割下的是每一个活父权社会下的弱势群体的自由和权利。

道理根本说不通,尤其是对人类感情的浓墨重彩描写,怎么着,这地球上都不止人类一种生物有感情,凭什么要假设天使恶魔不能理解感情,他妈的还人类创造音乐别搞笑了,比人类高级无数倍长生不老的超智能生物会不懂得创造音乐吗……人类也太傲慢了吧连本过激无神论者都被这种毫无逻辑的傲慢冒犯到

我不能理解美国人为何如此喜欢写一些absolutely self obsessed shit like “god is fascinated by humanity” or “humans are god’s favorite creation”

wtf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Limiting Disney's copyright to two years because that's the life expectancy of a mouse.

来了来了,我校测核酸就送钱的活动终于轮到我了​:ageblobcat:

逛过推特中文圈的朋友们可能知道,这里面聚集了一大批在墙内想发一些东西不得而憋疯了的人。于是一个现象:墙内的媒体(比如微博)你只能看见审查员让你发的东西,而墙外媒体(比如推特)上的简体中文用户则拼命“报复性发推”,只发一些墙内不让发的内容,这造成了墙内外的简体中文社区都比较狭隘,也就间接造成了另一种“不好好使用简体中文的案例”。我觉得活吧建立初衷里的“在这里好好使用简体中文”应该有含这层的意思,大家不要执着于“报复性发嘟”,还是要展示更好更丰富的多样性。我很早前在微博上说过:当你反抗的时候,你要在反抗中形成你自己,而不是形成某种东西的对立形态,陷入另一种狭隘。

RT
我两个星期前才看过她的演讲,非常有意思

直视这个社会无处不在的ableism吧,我们总是有残疾=错误的mindset
receiving award of inspiration for being disable is ridiculous

再多的微笑也不能让你费力攀爬的楼梯变成可以通过轮椅的斜坡。
在书店里呆的再久,释放再积极的能量,也不能把这些书变成盲文。
我不是你们的励志榜样,谢谢。
Talk less, do more.

给在各种争论中感到迷茫的盆友。

这段话是Stella Young在 Ted上说的,你能搜到。
她是一个残疾人,已经去世了。

「对凯特琳而言,让身体赤裸意味着抛开偏见。她常趁男孩不在时,在露台上脱掉衣服。她望着天空的颜色更迭,一面以感性的自傲在用餐时说:
『我刚刚在世界面前赤裸。』」
不知道该感谢加缪还是该感谢翻译老师,反正今天也有被触动到。

Show more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