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书记明显偏袒年轻男老师,他妈的结果学校是性别歧视最严重的地方

@snowmu 会加重自杀倾向,说明书上写了很长一段

脸上又开始长痘。以前吃异维a酸很有用,但会加重抑郁于是停药,他妈的现在又长了。一上班就长痘,我不适合上班

我有一本《自由及其背叛》,都不敢带到学校看

平日里说话难听的跟个狗屎一样 在微信群里装你妈的小女生呢

肠胃炎医生开了个药 不良反应是休克 比以前吃的异维A酸和西酞普兰都要猛

“台独”这个帽子最初是谁扣下来的?谁第一个说出这个词?

@josephinapace 我一开始就是双相,吃的丙戊酸镁和氢溴酸西酞普兰。几个月后逐渐减少丙戊酸镁的量,因为让我躁狂的因素已经不复存在,但抑郁在加重,于是一天两颗西酞普兰,我觉得很有用,不要躺着,起床出门,去看植物和动物,接触大自然

#买刀不买刀#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的原因困在家里,我天天在微博上因为疆外人口被集中隔离的事和键盘侠对线,女朋友特别不理解,说我不成熟,最后我妥协了,不再参与讨论。和父母聊起这个话题他们总是说,不想聊这个,无聊得很,把自己日子过好先。

去年回家的时候,通过一些渠道看到过货真价实的 发给新疆公务员 的内部文件,里面的中心思想和遣词造句与七十年前那场运动真的没什么分别,直白地让人毛骨悚然。然后我做了什么呢?我把这份文件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甚至没有和家人提过这份文件的存在,因为我想保护收到这份文件的人,以及,我的父母。

直到今天通过湖玛的 toot 看到被铐在床上的维族小哥的 BBC 报道。

我觉得我们得好好问自己一些简单的问题,并尽量正面回答:
既然我们把维吾尔族视为同胞(我从小到大都这么认为),作为知情者,我们是不是有责任做些什么?
如果权衡后选择沉默,我们是不是该为我们的沉默负责?
危墙之下,我们能保护好自己珍视的蛋吗?

朋友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和中学生打交道。他说现在很多初中、高中的小男生,像条件反射一样,只要看到杀女的新闻或女性权益的讨论,就嬉皮笑脸地嚷嚷“女拳警告”、“重拳出击”;看到一点为各类弱势群体正名的声音,就嚷嚷“傻逼白左”、“政治正确”。 

「朋友皱眉问他们:你们知道你们说的这几个词是什么意思吗?他们也说不清,“B站上不都
这么说”。
问题就在这里,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是一窝蜂嘲笑、玩梗,充满混沌的恶意。
他们只需要知道,“女权”是可笑的坏东西,为弱者说一点话就是弱智的“白左”、恶臭的
“政治正确”,可以和大家一起玩梗就够了。
大部分人的观念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而青少年时期接受的观念尤其会成为思想钢印。
人数够多,就会形成影响全社会的群体意识。
我有点悲观。(防杠:我知道这不是全部,只是部分)
这一代人和我们不一样了,他们从出生开始,现实和网络就没有清晰的界限。他们吐出毒
奶的机会在变小。
生命伦理教育缺失、轻视人文关怀、厌女文化熏染,这些因素叠加上经济下行,我们将来
可能会看到更多恶性新闻。」

#我在看什么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体检结果一天不出来就一天不敢吃药 快崩溃了

@Mimori 个人认为是缺乏empathy 享受着各种特权 体会不到大多数人的疾苦 即使看到了也选择性忽略

做了墨西哥卷饼 想吃chiptle 难以置信我的最后一顿chiptle为了减肥没有加酱 气死了

“面试一定要把内衣穿上!”
我能活到面试不用穿内衣那天吗

外公生前吃的波立维 那时候卖120+元一盒 现在才二十几块一盒 他妈的要多暴力有多暴力

Show more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