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虽然已经说到长茧了,但还是感觉必须要再发一遍张跃然对佳士工学运以及过去十多年间中国青年毛派组织动员策略的评论和反思:

原文:
madeinchinajournal.com/2020/06

中文翻译:
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

用佳士工学运被镇压的结果来合理化“我”追求个人幸福的润学选择,恰恰是迎合了制造这一结果的力量的期待,是对彼时彼刻运动参与者之精神的背离。这不是在说那种对“我”所出身阶级做出批判之否定、将个人幸福的实现融入被压迫阶级抗争行动的社会主义精神。而是在说在逼仄的现实政治社会环境中不放弃思考组织动员策略、不放弃探索集体行动可能性的精神。

佳士运动的失败固然反映了暴力机器的强大,但同样给我们留下了异常珍贵的经验和教训——在一个缺少政治民主的环境里如何建立实际上的政治团体,如何组织政治行动。这不只是属于激进左翼的政治遗产,而是属于中国当下不分派别政治行动者的共同遗产。它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重新审视十多年前各派别提出的行动策略,去思考当下的组织和行动如何可能,去找到我们自己在其中的位置。对于生活在海外的我们来说,更有责任和能力去了解和支持国内当下的运动和行动,去参与在地的公民/政治团体,去增益自己的技能、用行动影响华人和主流社区。我想,比起重复“北大精英在中国也逃不过铁拳重锤”的陈词滥调,这才是我们对佳士运动四周年最好的纪念。

登录以加入对话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