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经济学还是得自己人来比较到位。 

希望搞机器学习的人更注重interpretability,反过来搞经济的人别那么注重interpretability。折中一下是坠吼滴,识得唔识得噶?

比如资产定价领域,就别搞什么哪个significant了哪个又不significant,你用的double sort不如我的double sort好,你的stock level neutralization不如我的portfolio level neutralization好。请直接拿着paper去基金拉funding,只能用你paper里说的策略投资,三年以后看你的回报是多少。

这样甚至有可能比审稿周期还短点。 :dino027:

然后搞机器学习的稍微意识到一点自己搞的东西本质上是统计。我其实不太喜欢他们自己发明一套术语、讲自己行业的黑话。sigmoid就是logistic,softmax就是multinomial logistic,activation就是predicted probability(带个threshold呗)。

我也能意识到自己不是cs/stat专业的所以对机器学习的厥词可能算是半瓶子水。

说回经济学。真的有点consulting的味道,注重interpretability但人有上下两张嘴皮子,怪不得econ phd的出路之一是econ consulting firm。就因为企业找咨询公司出方案往往是为领导的决策做外部/专业背书,比如领导想踢人,就让咨询公司出建议说要精简团队——没人真的在意结论,重要的只是目的。

这个周末想到一个怪问题。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共产主义的对立面应该是资本主义吧。共产主义有以其为名的政党,叫共产党,那资本主义为什么没有相对应的资本党?

共产党的存在我觉得自己是能理解的,即有同一种意识形态的人聚集在一起,想要攫取政权,把国家建设成自己理想的样子。

那难道资本党不存在的理由是现在世界就已经是以资本主义为基调、所以不需要再去“实现”它了吗?

这么一想又有不明白的地方。美国的两党是民主党和共和党。我理解中,虽然不完善,但美国确实是一个既民主又共和的国家,而且民主和共和应该不矛盾——所以这两个政党可能既没有需要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也没有必要互相争斗。

……吧?

所以既然没有资本党,美国也不应该有民主党和共和党。

这么说来可能党派的名字都是乱取的,主要就是一个响亮的旗号,攫取政权并不是手段而是终极目标本身,至于得到政权后想把国家建设成啥样完全是次要的。

如此思考的话多党之争完全是多余的了,所有人都落入Sir Humphrey的思路中:

Bernard, if the right people don’t have power, do you know what happens? The wrong people get it!

男性凝视是非常不女权的,因为它忽略了女性的感受。说男性凝视的人没意识到,男性凝视的东西,女性也在凝视。

你写论文,发了顶刊,我来复现,没有alpha,不合适吧?

What faculty members are looking for in a grad school application essay.

eecs.mit.edu/academics/graduat

之前见过象友申grad school不知道怎么写ps的。这里有个guidance。

一定要这么拼吗一定要在午休的时候讨论挂单撤单吗。

看到上海迪士尼和迪士尼小镇一晚上测试的33863名相关人员都是阴性,不得不思考

这个covid test的size和power是多少呢。

(认真的。一个阳性都没的时候是不是该担心一下power of test有没有可能太低。医学的test和统计的test可能不一样吧我不懂。)

不是,这屌东西里真的有信号吗。别骗我啊。

快乐秘诀:

难以理论化。只能给出零散的例子。

比如看到一个女人给自己起英文名叫Ada,你立刻就想到李小龙甩着双截棍说“啊哒!”

你就很快乐。

当然也有可能你脑子有点问题。

写因子也若烹小鲜了。

想做个馒头,结果做出来个面包。确实是吃的,也很好吃,但我本来想做的是馒头啊。

ddl就是……把微信好友的签名挨个点开来看……发现……我怎么会有这么好笑的朋友……“蚂蚁森林会藏着电子越共吗”。你吗……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他原创,但我愿称为“仿生x会xxx吗”体中最好笑。

【业余文学思考】以前人们酝酿计划,酝酿文章。现在人们酝酿大便。

等一下,小凤仙的凤仙难道是吕奉先的奉先?

Everything was perfectly fine till COVID
(如图是十支ETF基金针对Fama French 3 factors的90天滚动regression系数plot, 第一个是Mkt-RF,第二个是SMB, 第三个是HML

我司投资理念叫“科研驱动投资、量化发现价值”。我工作快一年,还没特别理解这句话,感觉量化发现的都是规律不是价值,为客户增加的是净值也不是价值。

一股浓浓的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doesn't mean economic significance的感觉。

当然真要硬扯的话也可以说我们可能在纠正市场的mispricing、提高市场的liquidity、降低市场的volatility。也只是可能。

想想就觉得不对劲。一个冲浪的人说哪怕一点点,自己也是降低了海啸发生的概率。这不是屁话吗。根本不是程度的问题好吗,再小的一点点都没有。冲浪的人对大海贡献了什么价值呢。

真的吗,世界上真的存在微信发的167M的大数据吗。

你们这个大数据的大和大长今的大是不是一个意思。

很好奇机构会怎么分析。

孟晚舟回国了,高兴啊,高兴就要喝酒,利好茅台。

东北停电了,没事干啊,没事干只能喝酒,利好茅台。

两种压力叠加在一起把茅台推涨停了。怎么想都很合理。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