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我最想跟前室友说的一件事,发生在我们还住一起时,比如我20年2月喜欢上了凯瑟琳,只是当时没有意识到。

显示全部对话

哪个说过湿厕纸好用的都出来,们的屁股不会冷吗

丁老师又退博了,他们一个一个都退博

发现了我老师的家,裹得严严实实还是认出来了,挺自豪

我在淘宝看假发片,什么是选用少数民族原生粗发!!两百多肯定不是真发吧。有一种纯犹太脂肪的感觉

我翻到19年的淘宝订单,我最喜欢的家纺店,花花家纺,200*230的床单还只要59。现在最低也89了,好看的甚至109。

我同桌回复了呜呜呜呜,大姐姐真好。她说宝贝要用.*(其实还有./

显示全部对话

我和祥林嫂的区别在于祥林嫂没有注册长毛象。

关于金融、经济和商的区别,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金融属于商,经济属于社科

我在原本的披萨上加了菠菜和蘑菇,怕糊了还多撒了芝士,结果还是撒得不够,蘑菇糊了。

我今天用鲨鱼夹盘头发怎么也盘不上,我盘的看起来有九十岁,说七十都少了。我问Claire你会吗,她说她也不会,去问问Molly吧,Molly天天盘,好精致。

所以,这节微观分析学到了啥,不管,必须学会鲨鱼夹。要是考试考鲨鱼夹,Molly100我50,别人0,我这个还盘住了在脑袋上。

没朋友的我被同学约去吃烤肉了,还是前前室友推荐的店,可是我头一次不想去。还是大礼拜三中午的,还说给我带盒刚到的烟,求求他可别抢着买单。

要是敢说喜欢我,我就说我喜欢女的。

一些窒息日记 

妈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只关心你的安全,还有吃没吃好”,所以爸妈给我的真的已经足够多了,当我提到高中受的委屈,妈甚至会用她的方式道歉了,“我们也是第一次(教育小孩),当时真的不知道啊”。

18年圣诞节我和当时在日本新泻交换的小姐妹打电话,姐妹说在她看来,我父母对我的控制太强了,她可以说她父母在一条线上做到了极致,但是就没有延伸到其他线上了。我永远记得这句话,因为太羡慕,当时我想我永远没有办法这样评价我爸妈了吧。

现在我有一丢丢动摇了,只有一丢丢。还是会羡慕别人相对完美的出厂配置,还是会嘴上指责父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显示全部对话

一些窒息日记 

我又提起过去三年种种我需要实习的时刻,妈大悟。例如我大一转学时跟留学中介通话,人家给我写简历,我说我什么都没有,妈你还记得吗,你在旁边喊,不对!你会游泳,你可以写你游了十几年泳!妈妈你知道你有多可笑了吗,人家问的是实习、商赛和创业经历,是与专业相关的经历。妈说早就不记得了。

显示全部对话

一些窒息日记 

十月某个周一中午,国内凌晨时间,我带着情绪在我们三个人的群里狂发信息,扰得我妈,或许连带着我爸睡不着。只有通过这种不健康的方式,在我大四的一天,我爸妈才明白了什么是实习,为什么我今年年初焦虑地找实习,以及实习对读研和日后找工作的作用。

我始终把自己找不到实习的原因归结为性格太木,当时我甚至想到了付费实习,就是我付公司钱,然而通话完了以后中间人告诉我hr觉得我“太木”,那甚至不是一次正式的面试,只是一场通话。

我永远不可能知道第一份实习该怎么找了吧,大概或许可能是,要么拿着大一参加社团活动做成的简历去找,要么由家人安排第一份实习。大一的我,面试社团连群面都没过,可能也是太木了。

我把模范简历截图发到群里,告诉他们我也该有三段大厂数据分析实习,妈问我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把你送到石药。我说好好跟你们说过啊,只不过没有哭着喊着说,当时我爸说别想一出是一出,找着工作干两天又不想干了怎么办,妈你还记得吗?我没有告诉我妈的是,虽然石药、华药和以岭是很大的工厂,我说的大厂是腾讯、阿里和德勤。

年初爸妈一定程度阻挠我实习,是因为怕我找着工作就不念书了,连本科学历都丢了。

哪个最瑟 

可补充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