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Everyone deserves everything, but no one is entitled to anything.

置顶嘟文

在讀《未來學大會》,裡面也有一句:

“I like her just the way she is, but then women are such slaves to fashion.”

首先fashion也是一部分人的self-actualization,
其次就算要講其中的過度消費甚至個體規訓也輪不到「在恁(順直男)眼裡看起來如何」計入what-to-do 和 how-to-be 的pro-con 規劃。

總而言之這種話說出來真是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not everything is about you.

置顶嘟文

See me for who I am, not through the lens for being someone you already love.

置顶嘟文

I often found myself neck-deep in my emotional struggle and turmoil. I can’t help but to bottle up, and stay silent and motionless in reality and on the internet.

When I can help it, I push myself to appear humorous and even bubbly.

I tell almost everyone how sad and hopeless I constantly felt. No one ever believes I have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nd have been having for years)

“You need to do XYZ”
“Tell me about / what’s happening / do you wanna talk” (I appreciate that you are willing to give up your time, but don’t pry)
“Everyone has depressive moments”
“Why are you like this”
“You are making it difficult for me”

Maybe people don’t know the first thing about depression, or maybe the notion that a person could be functional, funny, bubbly, logical and something could still be wrong, had never occurred to most people.

And the institution doesn’t regard my life as my own. To it, it’s fine to traumatize me further to ensure the only thing it sees fit which is me being alive.

尾上菊五郎
尾上丑之助
尾上菊之助
尾上菊之丞

這些人是什麼關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aaaaaaaaa

夢境記錄 

自己好像deeply traumatised, 梦到过好几次同学and/or朋友在关系很好的时候突然消失人间蒸发,过一段时间后突然出现同时向我要求浪漫爱而且表现得好像之前的消失完全没有发生过,此时梦里的我就会非常turmoil — what, how 之类的。但梦境甚至还是有美化,人间蒸发仿佛一种超自然; 虽然完全不知消失的原因但也不会给我一个完美覆盖我的雷区的理由。

显示全部对话

Possibility, unlike chance, will evaporate if you pursue too hard.

电影和书的想法属于脑内废料还是日常呢?想法当然是脑内,但是看电影和书感觉属于日常。由于这个原因不知道发在哪边干脆好多观后感读后感都没有打出来。
(其实是借口吧,表达欲不足而已本来也不打算写吧
(呃呃呃呃呃stop self-deprecating

人的理解力真的相差巨大….
当然了实际上也没有多大差别只是我finely toned to see the tiniest differences 而已

我做个cookie 也会焦虑到不行,不停担心所有细节,不停被irritated 但是cope 不了。之前说自己high 的时候在外面走路会内心狂乱但看上去是正常人,但实际上这不就是我的日常吗?!今天打算做一大份cookie dough 这样就可以一次焦虑完少做几次了。然而根本没用!或者说其实就只是把三次焦虑的量合到一起!这么简单一个东西我居然忙了两小时!而且真的是全程忙碌没闲着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做到后面都开始偏头痛了。难以想象我一直以为这很普通,我一直以为焦虑很正常不能算病。但当然了,毕竟周围的所有人也是这么明里暗里告诉我的,哮喘哪是病呢,你怎么不喘气呢,只要你想喘气去做喘气这件事就行啊,明明就是你不想喘气,就是懒吧。
我其实根本就不能function, 就一直假装假装假装表演正常人而已。曾经有一个月我每天都会执行自杀计划到一定程度,但其期间我social media 上绝对看不出异常。曾经跟一个朋友面对面吃饭,我一直在哭,但是都快吃完了她才发现(当然了,这里不能排除她看出来了但是没说破,直到在看着对方的时候眼泪流下来了实在无法继续假装不知道, 的可能性)。可能只要我想隐瞒什么,当然以前很多时候都不是刻意做隐瞒的选择,只是我以为自己必须这样做而已,就没人能发现我在隐藏的东西吧(除非是特别有观察力的或者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的人)

今年终于掌握了防晒霜的正确用法:
不要涂面霜!

以前嫌弃脸上反光还要扑一层散粉,今年想开了防晒霜明明可以同时承担保湿和防晒功能,一下省去两件事情

哦忘了说其实有一个点算是讲得通: 照这样下去,art ( as we know it? as a concept?) 将不复存在,当然早晚都会不复存在,但是目前的趋势会将其提前多久呢。现在活着的人也不怎么关心这件事,反正活不到那时候。Transhumanism 有一个点就是,如果人类拥有更长的寿命,就更有可能考虑long-term impact

显示全部对话

我似乎有点看不起吐掉狼奶的前粉红,“看不起”这个词有点言重了,其实是不理解再加点别的什么吧。不理解是因为自己从来没粉红过,那么我一生中肯定有什么观点发生过改变吧,那么应该可以通过这个来relate,可是却完全想不起来我有任何观点发生过u-turn 一样的改变,甚至都不是那种以为”此刻即永远(both directions)”的bias,而是我所有的改变都是在同一个轨道上微调罢了。比如“娘娘腔”这个词我在15岁时unironically 用过一次,刚说完马上就觉得不对了。很小的时候有很多行为可能看上去体现了跟现在完全不同的想法,但那些行为只是行为本身而已跟观点完全无关(我幼儿园里还有男生互相说他们自己怀孕多少多少个月了都生不下来了,难道男也们小时候想生孩子长大了改变想法了??)。我是希望过重国“强大”(其实指有趣),但完全出于我知道这样会使我在曾经以为自己一无是处的时候不自卑得那么彻底

泼番茄汤这事,问题是在于方式match不到诉求吧,而不是泼了梵高一幅向日葵。

首先画前面有保护玻璃,其次个人认同画的价值在于图像而不是原作,甚至一幅完全一样的复制品难道不比原作更好(no damage and low maintenance) ?认为原作具有特别的价值恐怕是在camera (以及其它技术)被发明后图像失去了稀缺性,不再需要physically 站在原作前才能看到其图像,有资源得到原作或者看过原作的上等人需要新的方式把自己与大部分其ta人区别开,当然是通过mystify 原作。 we think the original work of arts are intrinsically valuable because we are conditioned this way.

以污染环境挣钱的资本家不见得会在意一幅画,更主要的是观感这么差以后友军怎么办,太undermine the cause了,反对者利用极端事件作依据否认整个诉求的合理性的事还少吗……(不是说应该’规规矩矩’的意思,就只是,像这件烂事少点也罢)

而且一幅画做错了什么,这种方式博取关注也太distasteful,就好像抗议无良公司不去泼人家ceo之类而泼门口的小职员,why?捏软柿子?

我在原生家庭接收到的全部关于stress, anxiety 和负面情绪的教育只有一件事:“不要表现出来”(以及better yet, 直接不要感受到),别说教我cope了,直接教育我不能cope, 毕竟cope 等于承认它们的存在也等于表现出来。直到这个月,才发现用力握拳把指甲陷进手掌感觉多么asserting and almost calming. 我的焦虑好严重啊…严重到我此刻根本无法type about it….
我灌下去的狼奶远比我以为的多,或者也许更准确地说,观点类的狼奶我油盐不进,但是行为类的狼奶…….
不知道我麻high了也看着像个正常人是不是跟这有点关系。

怀疑很多时候很多老中人不道歉不说“对不起”,并不是因为不愿示弱不愿承认自己有错,而是确实对伤害别人毫不抱歉
(此处可能有一处分叉: 真正的烂人/好人的烂moment,和,可怜的好人)
—— 因为自己也(曾)被‘对方’伤害,it’s only good that they hurt

@board
Claude glasses, 18世纪末19世纪初流行的一种颜色略暗表面略凸的镜子,据说通过这种镜子看到的风景像油画

Freekeh, 一种谷物,未完全成熟时收获并灼烧。似乎很好吃

据说1747之前,所有以女性为主角的欧洲小说结局女主要么结婚要么死

ゆうぜん 友禅染,
画上米糊的部分防止染色,似乎有两种不同米糊,大面积那种水就可以洗掉,精细米糊的部分蒸后洗掉. 是否所有精致图案都是友禅?
Rōketsuzome ろけつぞめ
Katazome かたぞめ
Tsutsugaki つつがき
另外三种主要染法,如果象友有相关资料不吝赐教也会很感谢

显示全部对话

@board

Aztec death whistle

ayoyotes, ghungroo 分别是阿兹特克与印度系在脚踝的铃铛乐器,前者果核制作,后者铜bronze/brass 制作

穆斯林祷告时实际上是对着Ka’bah 的方向 - stone covered with black cloth

Amapiano
huapango
两种音乐流派

no screen at bed time 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是一周前开始认真执行真的有助睡眠

其实本意是想长期交换,象上或者其它app都可,或者甚至建个群?

显示全部对话

@board
有没有象友愿意与我交换冷知识,有趣东西,甚至个人epiphany。我发现自己几乎每天都能知道点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如果能找到跟我一样的人,那么我们就能几乎不费力地得知双倍的有趣东西啦~

我可能对古装有点执念吧,对古代食品物品也很有兴趣,我对于这些跟对宗教的态度差不多 — 很有趣,想了解,但是认为它们不该活在现今的日常,out of practice 对我来说也是魅力之一?可能甚至都不是魅力而是可以被欣赏的前提条件,因为绝大部分这些东西(的讲究)背后都有各种压迫剥削,还往往把人尤其是女人分三六九等。
(但out of practice 难免景观化,或者是否我就是从最开始接触到的就是被景观化的文本,被固定了刻板印象结果现在只能接受景观而不能接受日常呢?)
可能这就是我对中国以及欧洲古装有执念,但讨厌和服讨厌萝装的原因?可能中国古装对我来说其魅力就在于断代失传同时各种各种(现代重新发明的)元素可以丰富现代衣着,或者说更干脆,我就tm喜欢飘逸轻薄的大片布料(所以对斗篷执念很深)。
还比如witchery, astrology, 还有各式各样self care, 挺有趣的呀,但要是真信这个…. 日常一本正经相信甚至遵从其中的讲究…..那这..

夢境記錄 

前几天有一个超棒的梦,但是还没清醒过来就忘干净了,可能有些秘密是不能被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吧

显示全部对话

我认为“人人平等”是不言而喻不需要多加论证的基本共识,如果连这个都要解释说明的话,那就没有对话的必要了(其实是傲慢认为对方没救了)但我不明白“儿童/婴儿/胎儿需要额外小心保护”,最近怀疑怀有这样疑问是不是对很多人来说也是没救了。
我当然同意社会应该根据不同人的情况确保所有人的accessibility,确保免受伤害以及各种人权也是当然。但是经常能看到车后面贴个“车上有孩”,这种东西是想表达什么。我不懂的是年幼者的生命本质上就比其ta人更valuable 更珍贵更值得吗?我知道之所以如此的逻辑恐怕是因为unrealised potential 被视作珍贵。那日本女性作为世界上最长寿的群体(是这样的吧?),同样的逻辑不是也应该认为日本女性的生命比其ta人更valuable 更珍贵更值得

看到一条书评,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对一些词的反感。书评里提到词是“性子”,大意是说“真男人不会感到被女人的强势性子威胁反而会欣赏”,这句话中的power dynamic…. 展现无遗有些词几乎永远只被用在女人小孩动物这种“less than a man” 身上(vice versa) ,所以其中的connotation 不言而喻。怪不得成年后被评价“性子(还蛮)温和” 会那么如鲠在喉。我一直认为是“评价”本身的问题,对方把自己放在一个高一级有资格评判别人的位置,才发现原来“内容”同样也是。

disclaimer: 多多赞美别人,真诚的spontaneous 的赞美, 和评价夸奖不是一回事

显示全部对话

好像確實这半年強迫自己说些負面情緒和想法之後摔東西的頻率顯著降低,toxic masculinity 在減少了吧?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