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blind date(尤其是父母親戚安排的相親)可以算arranged marriage 嗎? 界限在哪?

剛才手機(裸機)朝著地板(廚房瓷磚)就摔下去了!被我接住了!免除了一次碎屏災難!

自己剪頭髮簡直上癮,眼看著自己頭髮越來越短然後再也長不起來……….

這個詞怎麼看怎麼像「厭女渴屄症」患者發明的概念。

显示全部对话

所謂「誘惑者的權力」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權力?

不我读了一遍自己写的感觉完全说错了……可能我真正疑惑的点在于,侬都sex positive了还要纠结在传异性这坑里(bushi

显示全部对话

有个点我一直很疑惑也很在意,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来自女性的sex positive 亲身经历相关言语之中,所有,全部,100%都表达了对传统异性恋性行为(以下简称传异性)的享受and almost always自身的submissive属性。
所以我很疑惑是变得sex positive 会喜欢传异性,还是只有喜欢传异性才会变得sex positive (当然更可能的是样本量太小以及没接触过femdom圈子)。我有点怀疑社会对女性性欲望的潜移默化甚至刻意塑造也许使得绝大部分女性确实会因做sub而唤起。
(就好像重国缠足时代里,男性估计也都是真心实意会因畸形肢体唤起吧。然而在这特定的时代与地区之外,难以想象这样的xp(?)在一整个群体中作为norm存在)
我一直觉得当某种特定行为或特定偏好出现在某一群体中几乎所有个体身上,其中必然有外力影响。

Philippine indigenous也有跟北美indigenous类似的“two- spirited” 概念甚至传统。
就真想黑泥欧洲人把什么 gender binary; heteronormativity; homophobia; transphobia 这些人家本来没有的糟粕弄得世界各地到处都是。

夢境記錄 

大概是第一次夢中的自己明確是男性。背著一個巨滿的雙肩包踩著(夢里的自己6歲時的?)兒童scooter 去一個音樂理論或者象棋分析的考試要遲到了。

显示全部对话

夜深了,此時在你眼裡排名第一的是?
(第二天不需早起)

真的好想 好想 好想讀實體書阿啊阿啊阿啊

,理解力特別強的人會不會不太擅長解釋東西,因為ta們接觸到很抽象的表達時就(不敢說完全)可以get到某件事情某個手法某種概念,而人又往往被自身的認知局限,所以可能不太懂如何解釋得特別具體特別易懂。
這個想法可能有點反直覺因為通常理解力和解釋力同時被視作高智商的表現。

第一次嘗試做龍蝦尾,感覺自己剝得還不錯,希望好吃吧。

(原教旨) jk vent + 一點反思,愛好者可選擇性繞道,但也歡迎交流討論甚至來嘗試改變我的看法。 

還有baby collar 為什麼要放在非baby穿的衣服上??太違和了! 合法鍊銅?當然design本身不含任何意味,但這難道不是屬於文化中約定俗成的符號含義,當然在一個完全理想(並不存在的)社會中不施加投射符號含義是好極了,但是在我們生活的環境中連顏色都無法被單純視為色彩本身甚至連重新定義都不可實現,那像這種涉及性別年齡父權社會價值導向的aesthetic 把baby collar放在青少年/成人衣服上就真能重新定義baby collar的適用範圍了嗎。

显示全部对话

(原教旨) jk vent + 一點反思,愛好者可選擇性繞道,但也歡迎交流討論甚至來嘗試改變我的看法。 

jk aesthetic 是校服沒穿夠還是(符號上的)幼態崇拜?百褶裙是不錯況且還適合梨形身材,但是配那麼個「conformity」和「被支配」意味濃重的襯衫什麼東西能好看得起來?? 尤其是那短袖襯衫不夠休閒不夠正式沒有實穿價值也沒有「人看著貴」的社交價值卡在一個尷尬的地方,不是水陸兩棲的靈活而是各邊都不佔的雞肋。

那個西裝外套,太像为了跟真正的”成年”和”正式”作出區別的lite版成人西裝, 喜歡lite版有的是選擇,反對「大人的世界」也有的是反文化亞文化,何必吊在這棵哪哪都不佔的歪脖子樹上。

醜,太醜了,醜到讓我懷疑其外在審美根本不重要而是背後代表的文化和精神認同才是真正的point。

jk明確表示適用範圍包括盛夏然而你見過衣料覆蓋範圍不包括前胸後背沒袖子的jk嗎?你敢說跟身體規訓毫無關係?

喜歡校服(元素)可不可以瞭解一下學院風,雖然學院風背後也有的是問題但最起碼最起碼審美在線吧。求求了把百褶裙留下其它都扔了吧……

我對「好看校服」無動於衷可能多少因為我自己的小學校服跟jk實在太像了,我切身有過在校穿「好看校服」的經歷所以才不食肉糜批判ta人對曾經沒得到沒經歷過的事物的執念。其實我個人有一點點對hoodie的執念因為我沒有過且想要歐美慵懶叛逆作死的青春期。

算了,雖然一共也沒幾個人但我還是根本看不出來也想不起來都是誰,既然本來就是我沒記住的人,也許這樣反而更公平對我也更安全吧.

显示全部对话

就覺得被取關得莫名其妙,換號之前就沒出現過,可能是之前沒說過這麼原創這麼生的內心撕烤吧,可能自己的撕烤確實很可笑吧,可能之前的內容更有趣更利ta吧。簡直想清空全部follower取無可取免得心煩。很顯然我沒有足夠的安全感或者價值感什麼的,會在意這種悉隨尊便來去自由根本沒什麼可在意的東西。

,為什麼關於吃牛蛙有那麼多污名化(也許其中另有我不知道的隱情?)?在我的認知里牛蛙跟豬牛羊一樣都是養殖供人吃肉生物,前者不是更「原始」更少認知能力所以對其剝削食用應該更少基於人道主義的譴責?

接著這個邏輯想到以前的純素vegan朋友,我問過蜂蜜絲綢使不使用,答案是否定的;我還問過那蠍子螞蟻螞蚱等昆蟲呢?答案雖然也是否定但回應是「誰會吃那玩意」。我不明白,如果是基於廣義的反對剝削動物的立場,同是昆蟲為什麼偏偏對後者是嫌棄的,不願考慮對方福祉的態度;如果是基於保護環境縮小碳足跡(which是從企業轉嫁環保責任到個體的甩鍋發明, 不過當然也不是全無意義)的立場,昆蟲難道不是更高效的蛋白質來源? 就算自己純素不吃也不該有這類貶低反對的態度?

當然,也許僅僅是我想太多,人不需要為第一個念頭負責(因為是被文化社會灌輸的狼奶)。但我總覺得語言和用詞能說明很多。

觀察地點非東亞。不過優衣庫有不少寬松肥大下裝(在我心裡優衣庫是東亞之光),所以東亞人腿部是大眾審美中需要掩蓋修飾的部位?而且東亞人(優衣庫)也知道並迎合這點?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