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些青年,他们对现状不满,正在寻求真理。在思想发生变化的过程中,在这种变化形成以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事物,这些变化也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是可以容许的。要是经过自己的努力以后,发现自己做的不正确,那就应该改变。
电影《周恩来》(1992)谈对嬉皮士的看法 ​​​

与其说主角是那些持着外挂在时间上行走的使者,不如说所有穿越小说的主角,都是我们美丽强大的祖国。
——青空乐章《遵义1935》
这句话真好啊!简直可以总结所有援共文

革命革的是天命,要消灭的是原来的那套社会制度。如果只是原先人家欺负咱们,现在成了咱们欺负别人,那是换庄,那不叫革命。

一个人如果认为革命是为了创造这样一个世界,那只能说这个人不是革命者。这个世界就是在斗争中存在的,这个世界就是在各种碰撞中存在的。没有斗争就没有这个世界,矛盾和斗争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工业化带来的结果是整个中国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工业进程的每一个进步除了带来更方便的生活之外,还会带来重复机械的劳动,逼迫每一个人都要不断掌握更多技术与能力,更多的融入社会生活。农业社会还能生存的所有方法,在工业时代都会很快失效。除了成为一个社会人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生存方式。这有迷失的痛苦,遇到陌生世界的痛苦,还有让每个人直视自己本质的内心痛苦。工业社会给人的感受是未必能够摆脱的痛苦,但是没有工业化则是生不如死。所以,全中国的劳动者,联合起来!!”

火热的年代里没有回答的问题hhhhh

他已经找到了克服心里头这些暴虐、残酷、无耻的法子。那就是当个真正的劳动者,坦坦荡荡的活着。这暴虐就变了勇敢,残酷就变了坚定,无耻就变了谦虚。

那些把时代的重任放进自己心中,而且坚定不移的去承担自己责任的人,如果他们有这样的自觉,他们就是伟人,如果他们没有这种自觉,他们就是圣人。

“小农经济”的目的是为了满足自给自足的生活模式而进行的生产,而“工业化生产”是以“交易”为目的进行的生产。

研究者看到那些威名赫赫的前辈们,在加入人民党的初期并没有太高的革命觉悟。

委婉的说,早期的党员们大多数都是希望通过革命达成自己人生价值。不委婉的说,大家都希望通过加入革命,通过革命胜利获得地位声望。

他认为一个革命者,绝对不能也不可能去创造“革命”。革命本来就已经孕育在社会矛盾之中,存在于阶级压迫之中。人民之所以看不透这些只是因为他们被各种纷繁的社会表象所蒙蔽了,被旧制度刻意营捏造出来的扭曲解释给蒙蔽了。陈克之所以成为共产主义者,因为马列和毛主席的思想向他指出了社会真实的现状。告诉陈克如何从纷繁的表象中看到核心矛盾,而且能够有效地解决这种矛盾。

革命不是为了杀人,革命是为了救人。革命是一种人道!

陈克突然打了一个寒颤,这样的思量让他想清楚了一件事。自己追求的目标,如果从最低标准来说,就是中国人骨髓里面的东西“重新复兴中国的荣光”。对于领先世界20个世纪之久的中国人来说,沉淀在每个人中国人骨髓里面的就是对“中央帝国”的坚定“信仰”。

“如果我传播的知识并没有达成我的理想,但是依旧能促进中国的革命和解放,那么我所做的一切,就没有意义么?或者说,我真正希望的,仅仅是我个人所期待的“我”领导的中国,而不是中国的解放。”这个念头划过陈克的脑海,陈克突然觉得自己的背上渗出了一层冷汗。

难道我仅仅是这么一个狭隘的人么?

陈克觉得自己的脸如同火炭一样发烧,认识到自己的“傲慢”,让陈克真正的生出一种无地自容的羞愧。

“革命是靠干,干点活就不肯的人,没资格参加我的革命。”陈克微笑着说道。白天见了蔡元培等人,陈克已经不想再对革命瞻前顾后了。当年的共产党一开始的那么几个人,不过是28年就解放了中国,自己既然愿意革命,和那些前辈们一样集结肯革命、肯干活的同志。艰苦奋斗就是了,“先死容易,后死难。”真的遇到为革命献身的那天,毫不遗憾的去死就好了。想那么多做甚?

不过毕苏斯基无情的拒绝了他们,他对这些人这样说道:“同志们,我与你们一同搭乘社会主义的红色电车,但我会在一个称作独立的站点下车。而你们也许会继续坐在车上,直到电车抵达你们希望的那个终点站。但是从现在开始,各位相互称呼为先生吧…”

对于革命者来说从来没有过去的功绩,只有现在的行动和将来的事业。

而在目前的中国(1910s),民族资产阶级的力量壮大,也就意味着无产阶级力量的壮大,资本家每建立起一个工厂,就能给我们增加数十、数百,甚至是上千的工人阶级。

啊,革命和经济建设的冲突与妥协……好难啊

那么我想说的是,共产党宣言的内容概括起来其实只有一个意思,无产阶级只有解放了全人类,最后才能解放自己。

“因为修正主义终究会战胜一切;革命果实终将会落入利己者的手中;而付出了鲜血和牺牲的人民,终将一无所有。”吴川虽然很想将这个未来的事实告诉对方,但最终他还是按捺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

吴川在心里长叹了一声,转而用主席的一段话语结束了两人之间的这场对话,“因为,因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所以,伊凡尼奇,如果您没有做好流血牺牲的准备,没有做好放弃个人幸福生活的准备,没有做好和家人诀别的准备,那么您就应该忘记它,假装它不存在,只要闭上眼睛,我们的生活还是能够继续下去的。

毕竟,革命不是什么浪漫主义,而是残酷的现实斗争。咱们都只是普通人,不是如列宁一般的伟大人物,实在没有必要去接受这样残酷的考验。我们该下班了,你的家人还在等着你回家吃晚餐呢,伊凡尼奇。”

吴川微微摇着头说道:“不,伊凡尼奇,我觉得您说的很好。只是,我希望您不要过于沉迷思考列宁先生所描述的这个新世界了。这对您,对您的家庭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叶纳林有些不能理解的看着吴川,好半天才迟疑的说道:“可您刚刚不是说,你也赞同列宁先生的文章的吗?”

吴川继续摇着头说道:“是的,我的确认为列宁先生的文章说的很好,他所描绘的那个没有压迫的新世界很让人憧憬。

但是,伊凡尼奇,新世界不会凭空而产生,从法国大革命到巴黎公社,为了迎接新世界的到来,无产阶级已经流了足够多的鲜血,但那个新世界依然没有降临人间。

我可不认为,光凭列宁先生的几篇文章,新世界就能在俄国和平的出现了。所以,您没必要对这个遥不可及的新世界倾注什么精力,照顾好您自己的家人,去追求个人的幸福,也许更为现实一些,不是吗?”

叶纳林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对方明明对列宁的主张这么认同,可为什么又反对付出任何实际行动去支持它,他不由喃喃说道:“可我们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通往让所有人都幸福的新世界的通道。怎么能够明明知道真理,却不去拥护它呢?”

逆乃顺的另一边,从来没违反自然之理呵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