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脱离学校体系自学英语是高考之后,当时我大概是四级中等水平,升大学的暑假背完了六级词汇。大一闲着也是闲着,就背了雅思托福专四专八的词汇,做了几本专八的题和93年到13年的考研英语。虽然后来高强度学德语了,但当时打下的英语底子对我很有帮助。以英语的强势,我学习工作避不开。
这个过程里我用过一些词书和app,最好用的是高伟东老师开发的词根词缀字典。直到前天,我要查英语单词的首选都是这个软件。用词根词缀来记单词是最高效的,还能了解到一些词源学的东西,很有乐趣。前天晚上,我想查“fang”,打开它发现用不了了,由于政府监管要求,查词功能关停。

高伟东老师很了不起。他07年捡起了多年不学的英语,发现当时市面上有的英语APP都不能完全满足他的需求,所以他自己编辑词根、建立索引开发了这个软件。而且他坚持不投放任何广告,页面简洁干净,功能全部免费。他相信赞助制可行,当然这也是愿意给就给,不给也不影响用。

上个月跳出赞助信息,我才意识到我免费使用它七年了。每次换手机,这都是我首先下载的一批应用。我发现它无法查词时一阵恍惚,还没来得及向多少朋友推荐它,没有想过要和开发者说一句谢谢。

我联系不上高老师,也不知道软件多久会恢复正常,还会不会恢复。但好消息是他在公号上留了查词的后门,教程见mp.weixin.qq.com/s/y2jp1jOAaXd

推荐给有需要的朋友。如今的情况,想学英语恐怕也要自己多费些力气了。

事实证明一段关系落到同人女手里就会有被无限萌化的风险
eg:史同女笔下的娇妻版都督

高度摄入之后开始丧失表达欲,毛象变成饮食起居记录簿,悲伤

天气让人很难思考,呃呃呃,地球在煎蛋

大概扫了一眼这个Tiffany G的竞选中采访的回答和bio 感觉很不妙 不仅提到什么ao3的public image(ao3又不是商业公司还需要marketability??)还有对“illegal content”(超大一个anti rhetoric red flag 什么是违法?incest违法那权力的游戏呢?lgbtq在有些国家地区违法呢?)的担心 虽然采访者后面又还是说支持100% inclusiveness 但是前面的那些话真的很pro censorship……很可疑……

另 ta说ao3在她的国家被禁了 这世界上禁了ao3的国家不多吧?然后bio又说在政府部门工作 呃……

我不针对这个candidate更不想攻击ta 但是这些巧合堆在一起很……令人担忧

今年能ao3 otw board选举投票的 最好仔细看看 投一下合适的人 当然决定还是自己的

otw这个chat的链接elections.transformativeworks.

显示全部对话

最近总想吃,像感冒餐那种清淡的饮食,所以晚饭做了白粥和麻油鸡蛋羹
吃完觉得还是要做个健康的人

项目组师姐的推荐:三得利茉莉乌龙+冰牛奶,很清爽的搭配
比例因人而异
控制变量后觉得个人比较喜欢1:0.5

亦舒骂胡兰成好好看啊 

胡兰成的下作

作者:亦舒

  央人拿来看毕。我十分孤陋寡闻,根本没听过胡兰成这名字,香港长大的人哪里知道这许多事,恐怕都觉得陌生,所以看过之后觉得这胡某人不上路,张爱玲出了名,马上就是他的老婆,书中满满的爱玲,肉麻下作不堪,这种感觉是读者的感觉,张爱玲或是潇洒的女性,与众不同,不介意有人拿她当宣传。
  所谓丈夫,是照顾爱护抚养妻子的人,愿意牺牲为妻子家庭共过一辈子的人,自问做不到这些,最好少自称是人家的丈夫。胡某人与张爱玲在一起的时间前后只两三年,张爱玲今年已经五十六岁,胡某于三十年后心血来潮,忽然出一本这样的书,以张爱玲作标榜,不知道居心何在,读者只觉得上路的男人绝不会自称为“张爱玲的丈夫”。女人频频说“我是某某的太太”,已经够烦的,何况是这种男人,既然这门事是他一生中最光彩的事,埋在心底作个纪念又何不可。
  由此想到作女人是难的,默默无闻做个妻子,迟早变男人口中“我太太不了解我”,挣扎的有名有姓,又被人横加污辱。张爱玲名气大,即使现在出本书叫“我与张爱玲”销路也还是好的。胡某一方面把他与张氏的来龙去脉说了,一方面炫耀他同时的,过去的,之后的女人,不管三七二十一,都算是他的老婆,表示他娶过的不止张爱玲一女,算算日子,胡某现在七十多岁,那种感觉于是更加龌龊,完全是老而不死是为贼,使人欲呕。
  近年来我的脾气真是好得不得了,是以杂文更加淡而无味,一派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样子。可是这一次真动了气,连带非常厌恶半桶子水所谓写作的人,连自己也讨厌到极点,小说搁在那里是决写不下去了。不管张爱玲本人的心思怎样,勿理她是不是当时年少无知,反正如果她选的是一个原子物理学家,决不会有今天这种事。
  然后在吃饭的时候,对母亲说:“怎么天下有你福气这么好的女人。”说的真是实话,此刻只觉得张爱玲文章写得再好,心地再宽清磊落,她的幸福也决不是中国或全世界女人传统的幸福。

有人提起上世纪女性援疆旧事,有人就回护老爷们的安排。其措辞是不能脱离特殊的时代背景,不能以现在的情况去要求当时人。这种努力合理化赵家人罪孽的思路真的太恶心了。
我作为活在现在的人,我当然持有的是现在的价值观,我衡量以往人事物的标尺当然是我现有思想。不必假装圣人,我当然以我为主。难道过去的罪孽就可以拥有不被评判的豁免权吗?时代背景如何是一桩事,但是时代背景从来不是个人犯罪的正当理由。在特定时代背景下,可以放弃人性,这就是无特操。很多人大概真的很难承认,赵家人人性一直匮乏,承认这点就无法回复到父慈子孝、彼此奉献的叙事里了。

2022/08/08 - 21 时

老公

这个手机比我更真实

口罩是否也是一种捂嘴

世界每天都在崩坏,抓紧时间喜欢!

让红太阳死在血滩里

我在梦境的缝隙里失眠

人生!就是绝望的坐在马桶上!不是窜稀就是便秘!操!

我身骑白马 走三关

我想吃大生蚝!!

我分不清 你是在向我走来 还是在告别

与生物钟的搏斗屡屡落败,乞求它停止运行我的无解

不要安静如鸡地等待明天!

星星在宇宙如同候鸟一样游离

爱若能参破 终究是寂寞

操!

佛祖为什么能身无长物,因为佛祖在热带,你要是生活在南极,每天吃4000大卡才能维持体温,晚上不睡在温暖的洞里会死,那当然每天一睁眼就要猎企鹅,还要挖洞,还要修缮洞

近期国内宣传盘口,颇有肥猪赛大象遗风

看到朋友圈有人用怜悯的口吻谈论和观望他人(劳动者),让我想来想去都感觉非常不舒服!评头论足也是跟隐形暴力合流的一种,本质上是环境让你没法想像另一种生活方式里的可能性,有点受不了。

富二代玩咖的短择周期理论,兽类的气味很重,感觉只是狩猎的场所和对象变换了,换成都市饮食男女

文革被稀释后均匀分布在每一段更替史里,源远流长

二号去听经,晚上住旅店,三号去餐厅,然后看电影。

各位,我的高中同学和好朋友Jessy最近在制作一部关于徐州八孩母亲事件的定格动画,刚开了水滴筹,准备凑材料和启动资金。请大家帮帮忙,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不要让这件事情被强制性遗忘!
链接在这里:igg.me/at/bound2022/x/29819381

(浅翻译了一下她们的英文简介:)
在此由衷感谢我的合作伙伴Danis Zhang & 设计师大佬Jack Zhou。

大家好,我们是On The Run Studio(潤),一个在纽约活动的导演-制片人Jessy Dong (Instagram:@ms.salmonsushi 她/他们/他)和Danis Zhang(Instagram:@danis.zhang 他/他)成立的制作公司。

今年冬天,一段视频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视频中一位八个孩子的母亲脖子上铐着锁,被关在徐州丰县的一个冰冷的破旧棚子里,我们完全被震惊了。而由于中国媒体的审查制度,这个悲惨的故事很快就被遗忘。

所以我们决定制作这个项目...

由On The Run Studio制作的《困境 Bound》是一部定格动画短片,由联合创始人Jessy Dong和Danis Zhang编写和执导。受李杨的电影《盲山》和其真实事件的启发,《困境 Bound》从被锁的妇女的角度入手,对“自由”进行了近乎现实主义的探索,并注入了对政治控制和政府审查的总体概念化。

为了资助这些讲述不为人知故事的极具野心的艺术家们,希望您能通过该项目作出一点微小贡献。您的捐款将用于制作和后期所需的费用。链接、简介和更多最新消息将被发布。

艺术作品+创意指导:Jack Zhou

新华社新闻信息报道中的禁用词和慎用词(2016年7月修订)

对各级领导同志的各种活动报道,慎用“亲自”等词。除了党中央国务院召开的重要会议外,一般性会议不用“隆重召开”字眼。

不得将台湾民众日常使用的汉语方言闽南话称为“台语”,各类出版物、各类场所不得使用或出现“台语”字样,如对台湾歌星不能简单称为“台语”歌星,可称为“台湾闽南语”歌星,确实无法回避时应加引号。涉及台湾所谓“国语”无法回避时应加引号,涉及两岸语言交流时应使用“两岸汉语”,不称“两岸华语”。
zxxy.nwnu.edu.cn/mnewsshow-816

这几天越来越觉得,地球是什么星际罪犯处理厂吗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