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一个podcast名字叫Am I the jerk,host会用最像美音听力的声音读Reddit八卦帖,对于我这种容易走神的人来说,听语速快一点的八卦来磨耳朵真是最棒惹 :0340:

强奸的问题。
强奸不是一个人突然发了疯,失去理智非要把几把插进一个不属于它的地方。

强奸是:
小时候揪女生的头发,目睹老师告诉女生这叫喜欢,不要大惊小怪。
从背后弹女生的内衣肩带,旁边的男生一起起哄帮你打气加油。
第一次遗精后,跟哥们儿约着看了日本诶微,里面的女性好像很喜欢被各种强迫?不就是要。
网上冲浪给陌生女用户发评论和私信“你好骚”、“屁股真大”、“约吗?”、“想被你骑”,发出去的瞬间就爽到了,无所谓有没有回复或会不会被骂。隔着网线反正她也不能怎么样。
网上看到偶像韩寒说“女生同意一起吃饭看电影就是同意上床了。”跟舍友们一起深表赞同。
女同事今天好像穿得有点薄,临下班的时候问她“今天跟谁去约会呀穿这么性感”。诶她为什么生气?明明是夸她。
电影院里强吻了约会对象,她好像没什么反应?那上手吧。
不出所料这次升职的是你,挤掉的女同事虽然资历和能力都比你强,但老板还是想提拔个男的。下属进来送文件的时候你假装不小心摸了她手,她什么也没说。微信上还是正常交流工作。一个月后你借着应酬时的酒劲儿伸进她的腰往上探。领导第三天找你谈了话,一周后下属被辞退了。
……

强奸只是以上这些所有事情,往前推进了一点点。
强奸不是一个人突然发了疯,失去理智非要把几把插进一个不属于它的地方。几把相信那是属于它的地方。
我们应该意识到强奸不是一个女性问题。强奸是一个男性问题,更是一个文化问题。但归根结底是一个男性问题。

加拿大PR项目。一个好消息和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好消息:去年大赦那一波的TR to PR项目很可能会变成permanent pathway,目前的部长非常努力的在推进,感觉他把这个当“政绩”来努力。

不好不坏的消息:涉及改变EE邀请规则的Bill-19修正法已经过了二读,目前在Senate最后评估,一旦变为Law开始施行,下一步就是Minister Instructions会再次变更EE邀请规则(按职业,还是按地区,还是按法语能力,还是etc.)具体怎么操作,什么时候正式实施都不得而知。这个改变又会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局面。

另:关注EE和加拿大移民的小伙伴可以订阅IRCC Newsroom和CIC news.

重磅更新!

我们增加了下列五个国家政府认证的移民顾问查询网址,再也不会被黑移民中介骗了!

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美国

github.com/acacess/awesome-imm

更多技术移民分享:exodus.acacess.com

#长毛象跑路大会

@dachengzi 阅读理解:所以文件必须是certified translator才能翻译,国内一般就是公证处?而且不能是家属/RCIC/移民律师之类的,如果是加拿大certified translator就不用交affidavit,如果不是就要交?

朋友前司的乌龙,今天听了狂笑不止。这种笔误好像给当下死气沉沉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喜剧气息。一种要死一起死、死了来吃席的坦荡荡。。。

本来不想说什么但还是给首页一点理论武器吧。请不要转出毛像。
今天讲一下“厌女的逻辑”和仇女暴力犯罪。很多人觉得一些事情不能算针对女性,因为他们觉得如果不能证明性别是导致暴力惟一的因素——那就不算仇女或针对女性的暴力。也就是说在他们脑内,针对女性的暴力大概是,一个人看到女的就打;你问他为何行暴,他说,“我就是仇恨女性,看她们不顺眼”。很多人特别男性脑海里,觉得这才叫仇女或者针对女性的犯罪。

事实上仇女的逻辑不是这样的,仇女的人不是所有女人都恨的,他不恨贤妻良母也不恨“识趣”的女人。比如黑帮世界里,他们对大佬的女人,兄弟的女人,这些符合他们规矩的女人都是很尊敬的。他们恨的是不愿符合他们对女性的这一套逻辑的女人。比如“不识趣”的女人,“不给面子”的女人。比如梅艳芳很多年前在九龙酒吧被人扇了一耳光,后来闹得很大造成黑帮互砍。她为什么被扇耳光呢?是因为一个黑帮大佬叫她现场献唱她不愿意,对方威逼利诱发现她真的不给面子,于是骂她戏子婊子等而且扇了她一耳光。几分钟前还是是喜欢欣赏的女歌星,一旦发现她“不给面子”就变成了戏子婊子而且这男人觉得自己男性尊严受到了极大的挑衅以至于不扇耳光不足以出气(后来他被砍死了……砍死他的人也被砍死了……)。
这种暴力是针对sexually unavailable的女人,不仅unavailable,而且估计也不会“婉拒”,也就是在符合厌女逻辑的前提下下台阶。

另一种针对女姓暴力是亚特拉大针对女性的枪击。因为枪击者觉得这些女性造成他性瘾(采取官方说法吧)所以他必须杀死她们。他把自己的性欲和性瘾外化到别人身上,把这些女性客体化为“恶魔”。这是因为她们也许too sexually available以至于让他觉得自己失去控制——也是对他男性气质的挑战。

而唐山这件事,光看起因就是因为一个人试图搭讪,而对方女性不愿,觉得自己尊严受到挑战于是诉诸暴力。这是再典型不过的将女性看成性资源,一旦不可用就瞬间语言或身体暴力来挽回自己的"面子"。这不算仇女不知道什么算仇女,这不算针对女性犯罪不知道什么叫针对女性犯罪了。

最后说一句,确实不是所有包括女性的暴力都是仇女或者针对女性的犯罪。但这件事起因如此清楚,和所有仇女事件国际国内一脉相承。摊手。

每当这样想的时候就开始自毁,然后进入糟糕的循环中。

显示全部对话

要怎么才能心平气和接受我真的很没用的事实。

看到有人问,如果在国内有绿卡没有护照,怎么回美国?高赞回答:“可以到四川松潘,然后顺106国道到拉萨,不要走108国道,108上面有检查站。 走106,身份证都不要。

到拉萨后,布达拉宫门口斜对面有个黄色的亭子,有卖去珠峰大本营的旅游票。

到珠峰大本营后,顺着指示牌,从北坡走上珠峰,从南坡下去,就是尼泊尔,这里没有边防检查站,不查护照。从尼泊尔可以飞美国, 登机时有绿卡就可以。”

:0520: :0520:

看了熊阿姨写的被性侵少女(儿童?)的报道。我想对于性侵受害者,希望大家谨慎使用“一辈子毁了”这样的评语,这女孩还很年轻,即使吃尽了苦,她仍有自我意志和未来的可能性。社会“完了毁了”、“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可能反而是一种负面塑造。

从文章里也可以看到整个系统对这类“问题儿童”的包容太少,教育者连自慰都无法面对。在她被性侵后漫长的几年里,想帮助她的人们都有可能因为缺乏经验,进一步加强了她身上“12岁就被性侵生孩子”的破碎感,这特别令我难受。她“破碎”了,然后人们希望她重新变得完整,乖乖上学,不做坏事不交坏男友。她好像从未表达过任何痛苦,是她从一开始就麻木吗?我很难想象她如何封闭自己到这种程度,而到这种程度,教育和训诫就很难再起作用。

文中有一个细节,辍学的她在朋友圈卖起了英语课,用谁都不信的话术推销。想起之前做访民工作认识的大姐,她也经历过被性侵、生下孩子,经历过带着孩子露宿流浪捡废品多年的底层生活,现在回家乡稍微安稳些了,她在朋友圈,卖燕窝。把自己用滤镜变得很美,发一些贵妇就要吃燕窝的广告。我第一次看到时惊呆了,这种荒诞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但也让我感受到她的顽强。今年她女儿就要高考了。

希望母亲节唤起的是社会对母职权益的重视,譬如女性因生育在职场上被边缘化,甚至被驱逐;全职主妇在家庭中劳动收益被盘剥;“紫丝带妈妈”这样生育后被暴力夺去孩子的母亲得不到法律支持……这些枷锁不除,鲜花能带来什么。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这首歌是2019年禁的。现在因上海而高歌的人,很多也不支持2019。你不愿别人拥有,自己亦当失去。

本站在4月新增了约20名成员。欢迎~
:nyancat_rainbow: :nyancat_rainbow: :nyancat_rainbow: :nyancat_body: :nyancat_face:

仍然希望大家多走到广场上来交流,至少发出各种各样声音 :7081:

人是怎样走到这一步。不说政策、高层如何,具体的事,总是具体的人在做。那些亲手把九十多岁老人抬进方舱的、不让居民回自己小区的、拒绝借出除颤仪的,不也是人海中的你我他。不做这件事,你可能丢了工作;做了,他人丢性命。目睹无数普通人成为恶行的助力。 ​​​

这些天最令我难过的,是意识到这场劫难不出意外又会是“白白吃苦”,风雨未歇,人们已经找到了理解风暴的理由,说上海官员恶意摆烂,挟民以倒逼中央。有人愿意民众这么想,若不这么想,似乎也无出路,但若这么想,什么都不会留下,或许会留下更深的对饥饿的恐慌。 ​​​

咸肉菜饭、青椒土豆丝、咸菜毛豆肉丝、青椒炒鸡、番茄炒蛋、蒜蓉粉丝娃娃菜、红烧带鱼……一个女儿留给父亲最后的爱。看到这张照片,上面打印清晰的菜名,都是我父亲经常烧的菜,上海家常菜。食物,味觉的亲密记忆是她留下最后的信息。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