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Siberianeko来源是乐队スピッツ的一句歌词「シベリア猫 ハワイの猫 同じ星見てた」。

又来了,质问我为什么总是一脸冷漠,回到家为什么不开心,还说讨厌他们的话彼此不如躲远一点。
太好笑了,真的太好笑了。你羞辱我的时候、你嘴上不说但是心里盘算着卖掉我的时候,早该想到今天的场面,不是吗?

她依然可以对我做出亲密的举动,在我推拒时万分委屈地质问我是不是讨厌她。
或者在她自认我吃得少时逼迫我多吃一点,哪怕几日前才刚羞辱过我的肥胖。
也许这其中也有一丝统一的真理:凡是不如她意的地方,皆是可以用蛮力迫使我改变的。
已经没什么好难过的了,只是在想,困在过去走不出来的是不是只有我而已。

她最近手部皮肤不好——具体什么情况我也没有问,只知道在抹药,碰了洗洁精会疼痛,于是他同她讲,让我洗碗不就好了。
我在隔壁房间听得真真切切却没有主动过去宽慰她并且揽下洗碗一活。啊,我还在为一个月前、以及此次回家之后她对我说的那些话耿耿于怀。

Siberianeko来源是乐队スピッツ的一句歌词「シベリア猫 ハワイの猫 同じ星見てた」。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是基于 Mastodon 搭建的网络社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成员可以一起创造良好的互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