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个鬼故事,封城期间因为开发不便,在家里干了很多查资料的事情。
15号解封,直到今天我才把浏览器里那些标签页整理完,记录笔记,确认关闭。
:tzcat18: 可以说是,封控后遗症了。

哇,之前租房的小区都是物管统一代收电费,从来没享受过峰谷电价、丰水期电费返还。
现在交房后第一次给自己户头充钱,一下子返了180,有点爽到。
这种小事能给人带来幸福感诶……

爱国博主发的广安方舱医院。评论转发均已不可见。
好美的集中营 :0320:

一些观点不一定对:公益如何可能 

「公益」成立的底线是:不叫为众人抱薪者冻毙于荒野。
公益的行为也许不够高明、收效甚微,甚至事与愿违;但出于善意的行为至少不是有害的(有害则不应称为公「益」),那么志愿者不该因公益行为受到损害。
只有存在这个基础,公益才成立。任何自发的善都不能在承受伤害的情况下持久。

公益的金线则是物尽其用。一个志愿者很厉害,他可以帮忙拉来资金,也可以传授很多知识技能,还能直接帮农民卖货,但精力有限的情况下当然只投入在对受助者利益最大的项目上。无论这个「物」是有形还是无形,最大化利用才能增长公益的收益。

但我们知道对受助者利益最大的是什么吗?对他个体利益最大的方式,是否对整个社会利益最大呢?又是否是志愿者愿意去做的事呢?——我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否」。
基本上,受助者想让你帮他的,和你想做的,和你的组织想要的,都不是同一个东西。这是大多数志愿者真正迷茫的地方。

其实这些年有一种倾向就是「商业化的公益」。人们认为商业社会的效率是非常高的,以「投资-回报」的角度来评估项目会更实际。通过商业模式来运作公益项目,将实现资源使用的最大化。
我也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但这套叙事不太完备,在我心中仍有抵触。例如,公益的回报能否量化?人们出自善意的行为,是否会被这种量化的评估所贬损?

人们不求回报但行好事(高尚),却要被庙堂之上的公式和表格来评判(低俗),这种尖锐的对立,损害了公益行为源头上的道德自发性。
中国的消除贫困运动很难讲是否有益,就是因为它量化了结果,却实质上贬低了其中参与的任何人,连最后的结果都受到质疑。
相反的例子,你发现那些信徒出于信仰的、无条件的奉献,实际上可能是更可持续、更有益社区。

由于没有想清楚这些,很多人抱着一腔热血就去做了,很快折戟而返,也不再对公益事业有信心。这样的情况一再发生,我认为各方(事实上不只有三方)都负有责任,这叫做「天真的代价」。
用自己的尺子去度量别人的受益,是一种天真。以为某一种成熟模式能解决复杂的现实问题,也是一种天真。公益的推进仍然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在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法之前,仅做一点微小的贡献也是有价值的。

那么公益如何可能?
1、我觉得人性里面一定存在利他的成分,无需怀疑:有足够多的人愿意为他人做事。所以只需要去激发大家做某事的愿望,不需要特别地组织。松散的网络是更健壮的网络,提供工具让人更容易参与(例如字幕制作软件)而不是制定规则。
2、上面提到公益的金线,「金线」指的是:高于金线的方案受到推崇而扩大,低于这条线的方案受到抑制并减少。所以,物尽其用,生出让人感受得到的价值,才能吸引更多人参与。
3、注重过程而不是结果。如果做利他的事情让你开心,那你在过程中就已经收获了(如果没有,那这个方向可能是错的)。公益的愿望是好的,但结果可以是无效的。
4、永远不要「投身于」(dedicated to)公益,而是让它成为生活的仅仅一部分。让这部分善行去滋养你原本健康的生活;而不是献身其中,把自己跟别人的生活绑定,因为别人命运中的很多沉重是你负担不了的。

象友之间这个哪叫拍拍、抱抱,要叫顶顶、撞撞

小区门口听到大妈讲,我们不能去青羊菜市买菜了。因为青羊菜市位于金牛区,我们在河这边的青羊区,青羊区居民不能跨区买菜,即使它离我们比较近 :0120: 好好笑

太久没玩splatoon,拿武器券换了把高级狙,进去一个人都打不死,被对面打傻……
:bc003: 我记得我以前(3年前)会玩狙的啊

为什么我在意呢?因为半导体停滞已经影响到其他行业。

我工作的方向是纳米孔测序技术的碱基识别,用到了机器学习、高性能计算、异构计算。

一方面,我们拿各种材料的基底,嵌入纳米级的蛋白孔,生产流体芯片,用于信号采集。我司目前开发中的硅基底芯片,在南京找的代工厂,制程是90nm。而我们国外的竞争对手可以用到十几nm的制程。虽然本质上大家是在竞争那个蛋白孔的技术,但是硅基底的质量差距也导致我们很难打过。

另一方面,采集到的信号需要经过神经网络被翻译成DNA序列,推理过程依赖GPU进行运算。算力=检测通量。我在高性能计算方面投入了一年多,重写过几版软件,终于在Nvidia显卡上把性能翻了几倍。我们已经对H100显卡提前投入了研发精力,等Hopper架构新一代的显卡上市就要尽快适配和优化。
这时候美国下令对中国禁售A100和H100了。
虽然我们出货形态不会是这种高端的顶级显卡,但是谁又能保证其他型号不在什么时候被禁售呢?任何一家商业公司都不会容忍这么大的供应链断裂风险。所以我们又要开始找国产替代了——然而很难,国产GPU有多烂你们搜一下就知道了。

等于说,中国想要发展自己的基因检测技术,核心的纳米孔研发好了,最终出货时的测序仪却永远赶不上对手。
你的硅基底差,采集的信号就差,信号差了必须用更复杂的神经网络模型来弥补准确率。复杂的网络需要更大的算力,但可用的算力也比对手低一两个量级。导致你的测序通量也上不去。

结果就是大家觉得中国的基因测序技术好烂啊。但这些差距80%都源于美国限制中国使用世界主流水平的半导体产品和服务。别人公司站在巨人肩膀上做事,我们的公司一边做事一边给自己造肩膀。
中国的公司投入数倍于对手的精力做研发,大多数是浪费在「找替代方案」「应对禁令」「技术全自有化」。

显示全部对话

华为2018年就在鼓吹5G了,现在2022年9月,华为发布的新旗舰手机只支持4G。

这个国家在很多领域的技术进展已经停滞了,就像智子封锁人类科技一样

封城带来的成长,今天第一次自己磨了菜刀。

来下注,这波成都封几天

在饭否看到一张从飞机上拍的太行山。

你说说,中国山水画写意的风格从哪来的?

「把时代的剧变交给庸常的日常」

我把这部片分类为「四川电影」,它是需要明确打上这一标签、借助地域性精神内核去理解的作品。
不是要套着茶馆、川剧、文革那些符号去构建故事。而是当那些剧变或远或近地发生,四川人怎样面对它逃避它消解它。

片尾的欣赴黄泉与片头传递出不同的感受,让你认识到生活本身就是有力量的。你可能不只是台上的那个小丑,在整个人生中都是;而你又不是一个人,可能大家都是小丑;那人们怎样幽默地度过一生,尽管困苦但依然不舍和怀念?

不同于中文标题明指的「一场椒麻味的堂会」,这部电影最新的英文译名是《A New Old Play》。
把经典的悲剧结构放到四川背景下旧题新解,是否会激发出新的理解呢?
我自己是有的。但作为一部非常小众的作者电影,它能赢得的共鸣和理解注定有限。导演选择不把它推向大众。

我倒是觉得影片在恰当的宣发手段下是可以至少在四川放映的。


旁边的电脑城还蛮有意思,每天早晚都有堆成山的电子产品箱箱摆在楼下。
早上是因为经销商的货车过来给这些店铺补货,晚上是因为当天的订单顺丰小哥集中揽件。

这个不再受理的决定是2021年9月做出的。
也就是说,发改委在去年就确定了二三线城市的经济衰退和财政压力趋势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