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微信朋友圈广告内容总是超前于我的需要。
在我没有想买房的时候给我推新楼盘,在我考虑买房的时候推装修公司,现在刚买了房要装修了,它给我推荐月子中心……

柜台工作人员拿到我们证件:双方都是单身已满18岁是吧?我就喜欢这种简单纯粹的交易——(翻看递交的材料)——好了,可以回去了,明天来取件

显示全部对话

房管局办过户 be like:
你要买是吧?你要卖是吧?钱已经扣到监管账户了是吧?这里按手印——现在房子是你的了。

坐在等候区盯着中国工商银行logo - ICBC - 爱存不存

最近跟银行打交道多,真是深刻理解了银行的低效和费劲。

救命

天,4G内存的机器现在都撑不起 mastodon 做一次 compile 了吗…… 升个 v3.5.3 差点把网站升挂了可还行

和男性朋友在微信上聊起这次的事情,他说:“我不是把两性差异归属社会问题,而是因为我没站队,我不讲男女,只讲人。“
我突然就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个TED,是美国社会学家Michael Kimmel的演讲。
他说起他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他说:“所以每周,我和11个女孩子一起组队学习。我们会阅读关于女性主义的文章并且相互讨论。然而当我亲身经历过其中一次对话后,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
那是两个女生在讨论,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白人女性说,现在听起来是非常荒谬的,白人女性说:’所有的女性,都承受着同样的压迫,在这个父权制社会,女性都处于同一地位,所以所有的女性都会出于直觉地团结在一起,视彼此为姐妹。’
而那个黑人女性说:’我有不同的看法,那我问你个问题。’
黑人女性问白人女性:‘你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你看到什么?’
白人女性说:‘我看到一个女性。’黑人女性说:’你看,对我来说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我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我看到的是一个黑人女性。对于我来说,种族差异是可见的,而对你,种族观念是无形的,你是感受不到的。’
之后她说的话很令我震撼,她说:‘这就是特权,对于拥有的人来说,它是无形的,我想对这个屋子里的所有白人说,能够不用时时刻刻把种族放在心上,这是种奢侈。特权对于拥有它的人来说是无形的。’
还记得吗,我是那个组里唯一的男生,所以当我目睹了这次讨论之后,我说:’诶呀,糟糕。’
有人问我:‘你干嘛这个反应啊?’
我说:‘我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我看到了一个人。我的唯一属性就是人。我是一个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没有种族、阶级或者性别的意识,简直是全世界皆可通用的身份了。我想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成为了一个中产阶级白人男性。’”

matthewstrom.com/writing/how-t


配色方案一直是UI设计的重点之一。相关的理论和方法层出不穷。

数据可视化要显示到50组数据时,靠设计师肉眼选择,就容易选出冲突的配色。

Stripe 设计负责人用一些基础配色规则,通过「模拟退火」算法进行优化,来自动生成满足公司需要的配色方案。

我不想做excel了,我想成为excel,动不动就可以not responding,很坦然,很自我,很自由。我也想动不动就对一切都not responding,我就突然不respond了,别管我什么原因,别管我什么时候恢复回应,我不respond的时候谁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公司用自己搭建的 gitlab 服务器管理代码。
付费升级了专业版。专业版是按人头计费的订阅制。
去年我们团队大概30个账号,升级专业版时,我给公司报预算。然后公司批啊批的变成了:给我买50个账号的订阅,我懒得明年再审批一次新预算额度。

所以今年我们没怎么招聘,实际使用的账号只有35个,但我们交了50人的全年订阅的钱。

而每个订阅账号的年费是1800RMB这个水平,相当于我们今年给gitlab白送了 27000 RMB。

这就是落后的管理制度吗,订阅制的优势不就是可以弹性增减、随实际使用数量付费?单纯因为公司的财务制度不适应,就宁愿多花钱。
还是说,这些领导的时间真的很宝贵。公司愿意花钱来节约他们的管理精力。

:acnh: 我要是花自己业余时间帮他们审预算,能把节省下来的开销当奖金发给我吗

《四海》真是太烂了……韩寒在我不知不觉中已经废成这样了?

大家好我最常去的酒吧【地点在成都】在招调酒师于是我上来帮忙扩扩了(如果不合适我马上删掉)~有相关技能和需求的小象可以康康!(简单放几张酒单截图方便小象更直观了解ta们 :ablobmeltsoblove: 

@board
成都 muchroom
【招主调】【女性/非二元性别优先】
酒吧定位:清吧/性别友好
要求:有一年以上吧台调酒工作经验,熟悉大部分经典鸡尾酒,有一定的创新能力
工作时间:7pm-2am
工作地点:成都玉林芳草街
工作内容:出品经典&创新鸡尾酒,盘点库存,进货
薪资:面议

工作环境宽松友好。虽然只是一家社区小酒吧,但我们愿意全力支持你的成长。欢迎热爱调酒的伙伴加入我们的团队。

联系方式:加微信muchroom2021(备注调酒师)

mp.weixin.qq.com/s/ZL0xpE9BpdA

揣着一百万到成都买房这种例子,典型的指望着拿一线收入降维打击二线穷人。
凭啥你能占这种便宜呢?

要我说南边两个区就是拿给外地人卷的,养蛊,有钱人挤在一起消耗自己,莫名其妙把房价拉高到完全不合理的程度。
庶民只能敬而远之。

我还是那个判断,成都的南边2个区和老城区已经分裂成2个不同的城市,连疫情发生都相互独立传播。
人们最好认清这个现实并把它们继续保持下去。因为这对我有利 :0120:


必要的扯皮
——永远扯不清楚,但是还是要扯,不浪费点时间在上面,领导都感受不到大家的努力

『【白夜谈】在上海做志愿者是怎样一种体验?』
最近两个月来,上海的热度一直很高。在全国人民关切的目光中,曾经出尽了风头的上海,已经把洋相也出尽了。不过,对身处灾难中心的人来说,网上流传的一切碎片信息——无论真的还是假的,好的还是坏的——一点都不重要,一只正在被去毛的鸡是不会关心自己好不好吃的。
在3月下旬接到风声时,小区所属的居委和居民楼组长们就都纷纷行动了起来,大家上下奔走,组织动员业主当志愿者。志愿者报名的条件是年富力强且有足够的业余时间,以保证小区范围内随叫随到。我冥冥之中感觉自己为社会做贡献的机会来了。
虽说都是出于自愿,但七个志愿者都是赶鸭子上架,在临时抱佛脚地学习了一些街道发的防疫须知和……
阅读全文: :sys_link: yystv.cn/p/9153

#游研社 #yystv

大概18年、19年的时候我就在跟朋友一起写一个类似 ↓ 这样的机器学习扒谱软件。最后也没写出来,可以说人与人的执行力差距真的非常大。

当时我们刚开始工作,业余时间多,又学了神经网络之类看起来酷炫的东西,觉得很适合处理这种时间序列的音频数据。
我们开了个线上会议把项目名称定为「国产大飞机销售计划」,因为感觉这个工程庞大而复杂,既有可能实现又可能永远实现不了,就好像画了很多年饼都还没造出来的国产大飞机一样。
而且我把目标设置的也很高,字节这个只能识别钢琴的,我们要做的那个是你给它一段摇滚,它还给你按音色把乐器拆开,输出一个电子琴的谱,一个吉他的谱,一个贝斯的谱……终极目标是连交响乐每个乐器的谱都给你扒出来。

当时不太懂工程管理这方面的东西,开源也玩得少,简单划分了下任务就启动了。但其实每一个任务都还是挺挑战的:研究音频文件的编解码,制备足够训练的「谱+音频文件」对照数据集,神经网络,输出格式要兼容主流的乐谱软件……
结果就是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成员都没能完成自己的任务。

当时我们过于学院派,在项目初期争论的都是诸如「要不要把音频先做傅里叶变换转换到频域再传给神经网络」这类问题——后来就发现,有些音乐文件格式本来记录的就是频率,前面的争论毫无意义。
现在回头看,如果我掌握现在的工程能力,我们应该能在字节之前做出一个比他们更好的版本,但这也正是我们做不出来的原因。
拥有更好能力的人,不再具有那种野心和创造力,更求稳和固定收益(字节只做钢琴而且还发表了论文),能做的事太多而不会投入精力去把笨而慢的东西做到极致。但笨而慢的工作又太容易夭折。像我现在,能做很多有价值的事,就不会把当初的碎片再捡起来拼凑完整了。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