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三年前做的新冠病毒起源时间线(2019年末到2020年初)。当时对照了海内外媒体各个消息来源以及非官方性质的网络信息。时间线上每则信息都有备注来源,全是我一条条查证过的信息。
中国官方与非官方的时间线,对照着看,细节无穷。
希望大家永远不要忘记他们当年都做了些什么。
evernote.com/shard/s315/sh/07e

遇难者的家属在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外,对劝离他的土耳其警察说:
“我已经有七年没有听到家人的声音了,只能通过社交媒体偶尔看看他们的照片,知道他们的情况。几天前,我终于收到的他们的最新照片,是他们已经死了的照片。我只是想抗议,为什么不可以?”

怀念江泽民时代的人,我提醒一下,在江泽民时代,一个外地逼行走在北京,是有可能无缘无故被警察抓到昌平挖沙的
对,无缘无故,被警察抓到昌平当奴工,只要是外地逼

(外地逼是北京人对外地人的蔑称)

因为存在一种叫做户籍制度的东西,以及一种叫做收容遣送制度的东西,对人口的流动进行严格的管控

在这套体系下,人口的流动需要经过党的恩准

虽然理论上,证件齐全的外地逼是可以合法在北京街头走路的,但是实际操作中,警察完全可以随手把你的证件一撕,就把你变成没有证件的人,然后抓进收容所里
进了收容所以后,是去昌平挖沙,还是去皮革厂缝鞋子,就由不得你了

昌平挖沙,甚至是早期互联网的一个恐怖梗(如图)

农业户籍的人像老鼠一样在城市的街头走路呀,出门都不敢光明正大,进厂打工以后不敢随便离开工厂散步是日常

我们村里住在我家隔壁的一位阿叔,当年行走深圳的路边,就被警察抓到东莞樟木头了,还是我爸去把人赎回来的

这一切,直到江下台后,2003年的孙志刚案才被改变。当时广州的一位大学生孙志刚,在路边行走的时候,莫名被警察抓进收容所,然后就莫名其妙死了。后来调取的监控显示,他是被十几个人活活打死的

(1/2)

🤣亮点是最后两位的二人相声

“请问新疆的火是境外势力放的吗?贵州的大巴是境外势力推翻的吗?”

“我们连网都上不到国外的,境外势力怎么跟我们联系”
“联系不上!”

“我们只有境内势力不让我们聚集”

“哪来的境外势力?”
“月球吗?”

RT @renminwansui5@twitter.com

北京亮马桥
有学生指出,在我们的周围有境外反华势力,导致群众群情激愤;有学生回应称“你说的境外势力,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吗!”
学生继续询问道:“请问新疆的火是境外势力放的吗?请问贵州的大巴是境外势力推翻的吗?”
我们连网都上不到国外的!我们哪来的境外势力!我们只有境内势力不让我们聚集!

🐦🔗: twitter.com/renminwansui5/stat

想趁着脑子还没忘复盘一下今晚的#成都望平街
一开始是有几个人在河边的一颗大树下跳舞,吸引人群都聚集在了那里,真的很敬佩他们,今晚最勇敢的几个人,在人群聚集之前我甚至不敢拿出花束,只偷偷地藏在外套里。
并且他们的准备工作也很完备,有播音乐的音响,也带了扩音喇叭,这个喇叭成为了今天大家发言的重要工具。
在人群聚集起来后,有人往中间的空地上放了花,旁边的所谓社区工作人员立刻就试图阻止,于是人群蜂涌而上,大家都很坚定的同他们争论。
这些人的话术无非就是:
“现在是特殊时期,不要聚集,容易传染”
“那做核酸算不算聚集?”有人反问
他们哑口无言。
陆续的也有人开始分发蜡烛,我们传递着点燃,然后一起唱歌,中间的人说我们就是要跳舞,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跳舞,跳舞是人的天性。他说在今天之前我没有学过一天舞,但我就是要跳,人在学会走路之前就学会了跳舞,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跳舞。

……
不要在這時候「台灣同胞」
不要在這時候「兩岸一家親」

聲援是因為我們是人你們也是人,不要這時候使用慣來用於抹消台灣主體性的用語,非常trigger而且會把人推走因為聲援還要被吃豆腐真的非常幹。

第一个在乌鲁木齐中路放置鲜花的人失联了
他的名字是魏海

汇总西班牙报纸和媒体对2022/11/26-11/28的报道
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
主要来自elpais,国家报,中左,西语生默认的国家第一大和elmundo,世界报,中右。
【阅读建议,火狐浏览器插件Bypass Paywalls+划词翻译插件,可以网页全翻,或者打开完整设置-网页划词翻译-设置顺手的快捷键-在按住辅助键不放的情况下:划词后直接弹出翻译结果-松开辅助键后,翻译页面中选中的文本;使用的时候按住crtl+鼠标以段落为单位划动即可】(第一次进一律点acceptar接受即可),视频用谷歌Language Reactor就很好#白纸革命 #ChinaProtest

南传举着白纸的是女生,挂出“SB习近平”的紫荆四号楼是女生公寓,各地被打被抓的大部分是女生。
在捍卫权利的斗争中,女性从未缺席,而且始终走在前面。记住她们,不要让她们湮没于历史。

RT 台灣也有一個騰訊 ▪︎ Taiwan Newsflash(@TaiwanNewsflash)
“【公告信】

大家好,我們是由一群台灣大學生、研究生所組成的自媒體,期盼查證與轉貼消息,完成資訊傳播之目的。

有關中國白紙革命的訊息皆可以私訊給我們,而我們也會經過查證,將正確訊息傳遞出去。”
源:twitter.com/TaiwanNewsflash/st

《What happened in HK》这本电子书中详细介绍了反送中运动中的方方面面,对于我们来说反抗这件事一切都需要学习。
书里讲述了运动中的“无大台”(没有一个主要的组织)的群众协作的产生,媒体平台的信息分享,一线运动中的策略,文宣创作的方向,自发的后勤网络。这一切都像是一个乌托邦,但他真实的发生在香港。
这本书完整阅读时间大概需要三到四小时,我水平精力有限很难将这本书对我们当前有用的重点信息提炼出来。
不过我看过之后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我们都要加入,去做一些事。
就像书中写道:

「反修例」运动中 「无大台」的共识和高度的群众自发相辅相成:「无大台」但「人人自己寻找角色,在自己的位置上『尽做』。运动期间由网民汇整抗争者的 「职业图鉴」获得很大的回响
图鉴中列出回应当下运动发展和需要的「职业类别』,鼓励示威者找到自己适合的角色,发挥所长参与其中。
「反修例」示威者的主动性和参与感都很高,时刻留心运动需要、不断思考「还可以为运动做些什么?」,也正因为数量可观的群众高度参与其中,没有「大台」可以「控制」运动的发展方向。需要厘清的是,「无大台』并不代表完全没有网络和组织的参与。在运动中,政党和社运团体作为「其中一个参与者」提供合法身份和支援,例如申请「游行不反对通知书」搭建平台开放子群众。在运动发展持续数个月后,部份抗争者在特续参与的过程中,和原先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同路人」发展出大量的微型网络,再后来一些网络在职场和社区落地生根。这些网络在不同的位置参与运动,网络间也发展出一定的协调和连结,然而大抵是「去中心化」和松散的。在所有团体或个人都不能够代表大部分人意志的情况下,「无大台」成为了运动参与者的行动宗旨,没有任何组织和网络能发挥领导角色,终究是以自发行动为主。

我们分散在各地可能无法像香港一样,但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尽一份力,可能会让更多的人加入。
让我们在网络中打破「原子化」的现状。

《What Happened in HK》下载:wormhole.app/5WAZ1#UcCLC3lcTLD

若下载链接失效可移步该页面尾部获取➡️matters.news/@whathappened/142

@board @worldboard



维稳系统之所以很容易唬住守法公民,恰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坏蛋,很多跟强力部门打交道的入门级原则都不知道。比如“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这个江湖智慧,用比较专业的概念来说,叫“零口供”原则——你要想办我,请自己找证据,从我这里是不会给你任何信息的,问就是“不记得了/被盗号了/手机丢了”。不要以为这只适合法治国家,在专制国家也同样有效。因为体制内的任何系统都要走流程,都必须考虑办案成本。你越是不配合,对方的成本就越高,就得考虑还要不要继续下去的问题。是的,技术手段可以获得很多证据,真要办你没有办不下来的。然而问题是,你没那么重要,没几个人有那么重要。维稳经费再多,也得分个轻重缓急。

接下来会是轻微让步、分化瓦解、秋后算账。他们太擅长这个了,所以到「分化瓦解」这一步时,请男女老少同胞们都记得,我们并非彼此的敌人,我们对抗的是同一种东西。

反贼们能成为反贼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信息广。身居海外,网络冲浪,或者有其他信息途径。中共封锁消息不就是怕真相公之于众,许多人会表示不满。传递真相如此重要,越多人理解反贼,加入反贼的队伍,不割席不笃灰,反贼越安全。政策也会收敛。
中共显然意识到了,如果谁特别能舆论造势,就杀鸡儆猴,把著名大反贼投进监牢,形成寒蝉效应,让大家都表示顺从。还有铺天盖地谁说了几句话被喝茶的消息。理性计算一下,普通人说几句话,被严重惩罚的概率比车祸小多了。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