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国策是法外之地,凌驾于法律之上。国企改革下岗、计划生育、动态清零这些,统统不许法院受理有关案件,堵住老百姓司法救济的渠道。基层手上有尚方宝剑,执行手段再恶劣,也很难受到法律惩戒。
都说举国体制高效、能办大事,很重要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国家机器可以轻轻松松碾压普通人,让其成为“代价”,为宏观目标开路、献祭。

merlin 转嘟

"十年浩劫","那特殊的十年"之类的说辞,言下之意,那十年虽然黑暗,但是是例外,是特例,毛时代的主流还是光明的,比如还有17年的建设成就嘛。

这是我党重构历史的庞大话语体系的一贯策略,用"走了一些弯路"来掩盖整体的邪恶。

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文革远远不是最黑暗的时候。土改,镇反,三反五反,集体化,大饥荒,四清,可能都比文革更折腾人。大饥荒时代在四川河南安徽的诸多乡下,可能是地狱般的存在。

文革之所以被视为"例外",很大部分原因可能是文革中受折腾的,有大量的党政官僚和知识精英。这帮人在重构历史时,可是有大笔的话语权,比那饿死的3,000万人嗓门大多了。

整个毛时代,对老百姓来说都是道道地地的黑暗时代,也许是整个中国历史上和平时期中最黑暗的时代之一。只能称"之一",是因为中国的暗黑历史实在太多,3000年来不断重复。

“人主无过举。今已作,百姓皆知之。次坏此,则示有过举。”
via叔孙通

我们的光荣传统

英雄不是英雄,英雄是叙事,是完美,是例外,是神圣,是意识形态。

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校如何?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然犹防川。……仲尼闻是语也,曰: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

如同许多理想和价值一样,自由永无休止地处于萌芽状态,永远不会实现并且一直是努力和奋斗的且标。
via鲍曼

在我谈到崩溃的道德环境时……我是指我们每一个人。因为我们全都顺从了这个制度,都把它当作不可改变的事实,从而维持了它的运转。换言之,我们每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对这个制度的存在负有责任,没有什么人只是一个受害者。是我们所有人一起制造了这部机器。

via哈维尔

我们遭遇封城而无法冲出,
灵魂是肉体的监狱。

1940年,纳粹德国占领法国后,英国内阁曾计划请墨索里尼居中调停~

大雾弥漫的房间,
老鼠看不见,
大象看不见,
只听见野兽撕咬的声音。

路上所有的车都在逆行。
反思,我们为什么要遵循西方的道路交通规则,我们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如同法治道路,前有流氓,后有寻衅滋事,兼容并包。
反思,西方的政治体制、经济学这些不适合中国国情,有没有可能,西方的科学、历法、时间、度衡量、马克思主义这些也不适合呢。
一个特殊视角,我们是特殊的。

youtube.com/watch?v=4KNUcmCyzR
这期后半段精彩,不止大陆有非西方立场。
我们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同时,往往容易忽略亚速营的“纳粹”行径以及乌政府对极端民族主义的暧昧态度。

东莞半封城了。

7天,预定放慢城市流动,将病毒闷死,实现清零。动态清零不见效,着急,静态清零可以一针见血,这算是地方总结的有效防疫经验。

前面各地趟的血路够多,这次封城方案相对人性化,不是把人死闷在家里。生活超市、医院、餐饮(只可外卖)照常营业,一日可以外出一趟(限定两小时),高速以外道路不限行车辆。还是夸赞一下,疫情久了,东莞防疫措施细节方面确实在进步,从核酸检测到疫苗、再到隔离。他处的经验教训很多,各地的资源、组织能力不一,不同的学习主体未必能学到同样的东西,蠢事不会只发生一次,不必惊讶总能看到似曾相识的新闻。

本轮东莞疫情未必比年前那波猛烈。不过进入3月,各个城市陆续爆发疫情,中央不满地方应对,撤职了一批领导干部。政治高压下,政府部门自然加大力度,从严防疫,层层加码难以避免。封城可以一劳久逸,免得夜长梦多,动态清零相较而言有不确定性。乌纱帽最宝贵,至于市民或骂或夸,没那么重要。对上负责的逻辑如此,推动着各地防疫工作,或者是体制内方方面面的工作。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完成上级任务,至于民生,如何影响到具体个人,一般不会细致考虑,见招拆招吧。要是喊痛的群众够多,这个问题,领导还是会重视滴~

各种立场的人很容易陷入一种偏执陷阱:只要认定一方是错的、邪恶的,那么对立那一方大概率怎么做都是对的、正义的。这些立场包括不限于反共、反美、反俄。

过于维护某种偏执,难免会被指责“双标”。人们经常只从单一立场来思考问题,指责对方,从不考虑对方做某事的出发点。不论立场,不同的行事主体,都会有自身的利益、压力、观念和各种限制条件等。

同时,名义上的“正当性”非常重要,各方都需要说服、动员内外部,博取更多支持和资源。俄方此次出兵,斥诸民族、历史、地缘安全,谴责乌方纳粹行为,即是为了入侵有正当性,师出有名。我们不该忘记,恶魔也是戴着正义面具施暴的。

对宗教的批判最后归结为人是人的最高本质这样一个学说,从而也归结为这样一条绝对命令: 必须椎翻那些使人成为受屈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

via马克思

西方哲学从十九世纪中叶后开始突飞猛进,自我革新,紧随二次工业革命的脚步。

在中国,哲学停滞了,科学是哲学的进化版本。我们的哲学观念停留在近代,停留在十九世纪中叶,停留在马克思,停留在二元论。这里看不到尼采、詹姆斯、胡塞尔、维特根斯坦的身影,现象学、实用主义、分析哲学很少有人谈论,哲学家嘛,大多是尼采般喃喃自语的疯子。

我们的马克思,讲科学,讲政治,讲意识形态,却总是自说自话,少与他人对话。瞧!西方的霸权话语。

显示更早内容
utopia很酷!

utopia.cool 基于 Mastodon 搭建。致力于提供自由、友善、开放的「言论广场」。
我们重视公共讨论,鼓励表达和对话,希望一起创造良好的网络社交环境。
捐赠支持 Support us on Patreon